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写作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定制MBA毕业论文,毕业论文写作,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艺术论文电影论文 → 论电影《步履不停》的画面对“物哀”的表现

频道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站长推荐

论电影《步履不停》的画面对“物哀”的表现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论电影《步履不停》的画面对“物哀”的表现是小柯毕业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论电影《步履不停》的画面对“物哀”的表现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论电影《步履不停》的画面对“物哀”的表现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定制论文,以下是正文。
摘    要:
《步履不停》 (歩いても歩いても) 是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代表作品, 是位于世界前端的日本家庭电影中的佳作, 讲述了位于偏远小镇的横山一家的平静祥和的生活, 以及这个家庭十几年隐藏的哀痛和矛盾。日本有着独特的东方美学思想, 纵观《步履不停》全片, 其中的画面充满了日式的淡雅, 而画面及其营造的氛围对日本文学中所说的“物哀”这一美学思想有着深刻体现。
关键词:
《步履不停》; 画面; 物哀;
作者简介: 杨童童 (1993.9-) , 女, 汉族, 籍贯山东淄博, 暨南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在读硕士研究生, 主要研究方向为比较文学与翻译研究。;
在众多东方国家里, 日本有其独特的美学思想。其中, “物哀”是贯穿于日本传统文化和审美意识的一个重要观念, 它不仅深深浸透于日本文学中, 而且影响着日本民族精神生活的诸多方面。“物哀”一词最早由日本江户时代的国学家本居宣长在评论《源氏物语》时所著的《源氏物语玉の小栉》中提出的。叶渭渠先生认为“物哀”的思想结构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对人的感动, 以男女恋情的哀感最为突出, 第二个层次是对世相的感动, 贯穿在对人情世态包括“天下大事”的咏叹上。第三个层次是对自然物的感动, 尤其是季节带来的无常感, 即对自然美的动心。叶渭渠在《物哀与幽玄——日本人的美意识》指出:“‘物哀’除了悲哀、悲惨、悲伤的解释外, 还包括哀怜、同情、感动、壮美的意思。”其中, “物”是自然风景和风物, “哀”则指由自然景物触发的, 或因长期审美积淀而凝结在自然景物中的人的情思。
电影《步履不停》大致讲述了位于偏远小镇的横山一家平静祥和的生活。父亲恭平是业已退休的医生, 却时时牵挂小镇诊所内的事务。长子纯平继承了父亲的事业, 却在15年前为救落水儿童而溺水身亡。次子良多与父亲意见相左, 执意前往异地当起了绘画修复师。多年的打拼换来的却是失业, 困顿的良多与带着孩子的由香里结婚, 相互扶持, 继续生活。这一年, 又逢纯平的忌日, 良多和姐姐千奈美带着家人分别赶回家中。平静的横山家掀起了短暂的波澜。
全片透着一种日本电影独有的清淡的感觉。片中的所有人物都像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每个普通人一样, 片中表现的也都是很平凡的家庭关系。电影画面是呈现在银幕或者屏幕上的活动影像, 是构成电影的基本要素, 也是电影表现元素最小构成单位。镜头通常由一个到多个电影画面构成。镜头再构成段落, 段落再构成一部完整电影。构成画面的最基本的元素有构图、光影、色彩等等。通过几个要素组合搭配形成了一部电影的画面质感, 所以这三个基本要素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和控制着电影画面的优劣上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本片中画面及其运用令观众更强烈地感受那种恬淡的感觉, 以及“物哀”这一理论的体现。
一、明度较低的冷色调的运用
色彩在电影中作为一种视觉语言形式, 让一些抽象复杂的事物变得可见、可知、可感。色彩是构成一部影像最基本的单位, 在一部作品当中, 色彩是观众观看电影最先发现的东西。色彩在电影中不仅决定了一部作品的视觉基调, 同时还影响着电影作品整体的风格、环境氛围与剧情的情感基调。色调指的是一幅画中画面色彩的总体倾向, 是大的色彩效果。不同颜色的物体都带有同一色彩倾向, 这样的色彩现象就是色调。《步履不停》呈现出的整体色调是明度和纯度较低的冷色调。因为组成画面物体的固有色是占画面主导地位的颜色, 其决定了画面的色调。在本片中, 组成画面的物体绝大部分是景物和人物。横山一家生活在山里的小镇中, 电影中拍摄的自然景物多为绿色的树木、灰色的海、青色的天空, 而日式建筑特有的以原木色和黑色、白色等无色系色彩, 呈现出一种宁静、平淡甚至有些忧伤的情调和氛围。而人物的服装是清一色的中性色, 由于影片中讲述的故事发生在夏季, 所以人物的着装多为浅的中性色, 以黑白灰为主。
这种“日式色调”不仅为影片呈现出符合剧情基调的色彩氛围, 更体现了日本的“物哀”思想的特征, 这种淡淡的哀愁正是物哀的表现特征。物哀表现为主观情愫与外界事物的相互交融, 是悲与美的完美融合, 形成一种独特的悲剧格调。这种情调使观众感伤, 哀叹人物的境遇和世间的悲凉, 这正是物哀文化的一种表现。绿色、青色、黑色、白色、灰色、原木色等这些色彩为观众呈现了一个小镇家庭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和每个家庭成员的平凡人生, 让人在观看电影时情不自禁或者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幽深玄静的感觉, 也就体现了“物哀’这种超越理性的纯粹精神性的感情和物哀文化中对永恒和静寂的追求。镜头不断移动, 却没有打破这种清淡的冷色调带来的恬淡。人物命运的变迁和感情的变化都在这片青灰色中徐徐展开。在聚散离合、人事变迁之间, 感情含蓄、淡雅、伤感的美充分展现出来。
二、留白渲染出的含蓄意境
留白就是以“空白”为载体进而渲染出美的意境的艺术, 指书画等艺术创作中为使整个作品画面更为协调精美而有意留下相应的空白, 留有想象的空间。绘画中常用一些空白来表现画面中需要的景象, 这种技法比直接用颜色来渲染表达更含蓄内敛。留白可以使画面构图协调, 减少构图太满给人的压抑感, 很自然地引导读者把目光引向主体, 给人以想象空间, 以无胜有。而在摄影中, 成像的过程就是在我们的白色相纸上“着墨”的过程, 所以在这一点上, 与绘画的留白涵义较为接近, 不同之处在于, 在摄影中, “白”的意指有所拓展, 它不仅指空白的纸, 也包括画面中除实体对象以外的一些空白部分, 如单一色调的背景, 重点是简洁、没有实体语言, 不会干扰观者视线, 能够突出主体。
《步履不停》中拍摄人物时的画面大多都有大面积留白。当拍摄人物的中近景时, 留白面积较小, 空白处的内容多为树木和室内环境, 能够突出主体。观众的视点集中在人物上, 如良多坐在家中思考着自己与家庭和父母的关系, 发出了“人生路上步履不停, 为何总是慢一拍”的感慨;孩子们在一起玩耍的画面唤起了大人对纯真年代的回忆, 然而岁月流逝, 曾经无忧无虑的小时候一去不复返。虽然色彩的基调仍是清淡的, 但观众体会到了“对人的感动”, 看到了一片淡色下的男女恋情、父母亲情、手足之情在人物身上刻下的印记, 感情涌动在画面内外。在一个画面中, 当留白的面积大于实体面积时, 画面在表现的倾向上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由写实向写意转变。富有写意的留白会使画面看起来更富有意境, 一种空灵、幽静的韵味油然而生。对世相的感叹都体现在了这种意境中——良多和父亲在沙滩上无言地望向大海、良多一家和母亲在路上散步的画面都弥漫着一股哀伤的气氛, 父母年老, 而自己也已不再年轻, 却没有尽到自己作为儿女议事父母的责任。影片中画面留白的色调依然与影片整体色调一致, 不仅营造了略带忧伤的意境, 而且贯穿在对人情世态的咏叹上。味淡如茶, 周而复始, 终归还是微苦的人生。
三、自然景物与人情之美的协调
物哀思想是一种带有悲哀美的生死观, 日本人所钟情的残月、落花、薄雪等事物, 体现着令人怜惜的短暂之美和哀愁之感, 这正是叶渭渠所说的物哀思想的第三个层次。川端康成曾说过:“当自己看到雪的美, 看到月的美, 也就是四季时节的美而有所醒悟时, 当自己由于那种美而获得幸福时……诱发出对人的怀念之情。”人物情感与外界自然呼应, 相辅相成, 更好地体现了物哀精神中“对于自然美的感动”这一含义。
在这部电影中, 自然与人情之美达到了高度的协调, 得到了充分而细腻的表现。人物包含于自然中, 与自然景物融为一体。这一年夏天, 又逢长子纯平的忌日, 一家人齐聚在小镇中的家里。初夏的葱葱郁郁的绿色树木成为这部影片的固有色之一, 它们令电影中的室外画面大多呈现出绿色或青色调。横山家就生活在这一片葱绿之中。年迈的父母就如同粗壮的树干, 养育了这一片片枝繁叶茂, 犹如自己的儿女和他们的后代, 是一种生命形式的转换。这个平凡的家族能有父母可以依偎便是最大的幸福。可是儿女们有各自的人生烦恼和情绪, 即使脚步不停, 但在人生之路上却总是慢了一拍。良多在陪着母亲走在山间小道的时候, 他发现“我没有陪他看过一场电影, 也没有开车带她去购物。”当停下脚步回过头, 才发现亲人永远是一个人背后最坚实的依靠, 而我们总亏欠他们太多。
粉色的樱花多次出现在电影的画面中。孩子们伸出手去摸开在枝头的樱花, 这一抹灰白色中的粉色令整个画面充满了哀伤的美。三个孩子一起玩耍的画面唤起了大人对纯真年代的回忆。然而岁月流逝, 曾经无忧无虑的小时候一去不复返, 横山家的孩子都变成了各怀心事的大人。桌子上那一枝清水中的樱花的特写镜头持续了很久。在光线昏暗的屋子里它被映衬得更加美丽, 同时又充满哀愁, 因为离开了树的樱花凋谢只是时间问题, 但它还在尽自己最后的生命来绽放, 呈现出一种去除了喧闹与嘈杂的静谧与安稳。在日本文化中, 美的事物是短暂、易逝而脆弱的, 所以怜惜和悲哀之情也是相生相伴的。樱花追求生命的短暂的绚烂, 在死灭中达到永恒, 正体现了物哀的特质。
日本作为岛国自古以来经常为雾霭所笼罩, 自然风光留给人们的是朦胧、变幻莫测的印象。灰白色的天空和大海经常出现在是枝裕和的电影中, 甚至可以说是日本的许多电影中。天空和大海的广阔无垠本身就带来一种辽阔的静谧和孤独, 而灰色又给这种辽阔增添了一份哀伤的情调。对良多来说, 人生是苦的, 是一切苦恼的总和。而对于父母来说, 回顾自己的一辈子, 感到人生虚幻, 生命稍纵即逝, 人始终沉溺在这片苦海之中。父子二人面对海天, 心中生出无限的辛酸与喟叹。这一组大海的镜头将整部影片的日式哀伤情调升华到了一个顶点。虽然生活对他们的残酷使他们依然没有脱离生活的苦海, 但他们各自的坎坷最终会在这一片天和海里得到化解和开释。本片用对自然景物的表现, 寄托对生活的愁思和哀怨, 再现日本传统的哀婉之美, 展现着一种哀婉凄清的美感世界。
电影作品中的纪实性画面, 来源于大自然和现实生活, 但它又不完全是客观物体的重复和堆砌, 而是艺术家审美活动的结果, 是作品中的一种语言因素。画面作为电影中最基本的单位, 起着表情达意、营造氛围、强化意境等作用, 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步履不停》中画面的各个要素组合搭配, 形成了这部电影特有的画面质感。在某种程度上来讲, 画面中常常承载了某种文化的象征, 承担了特定的含义, 就如同文字一般。并且, 每个民族都存在着历史赋予的特定意义的文化。是枝裕和用电影的画面表现了“物哀”这一种精神性的感情, 它要靠直觉和心来感受, 是一种只有用心才能感受到的美。当人们用心感受到它时, 体会到一种隐约的哀情, 却在心中久久无法散去。
参考文献
[1]彭修银, 李颖.东方美学中的“意象”理论[J].吉首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05 (3) :37-42.
[2]韩道营.电影《布达佩斯大饭店》的色彩运用与分析[D].鲁东大学, 2016:4-17.
[3]叶渭渠.唐月梅.川端康成集[M].沈阳: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 1996.
[4]徐恩玉.电影色彩语言的表意功能与艺术特征[D].华中师范大学, 2008:34.
[5]叶渭渠.日本文学思潮史[M].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 1997:4.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