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写作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定制MBA毕业论文,毕业论文写作,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工商管理毕业论文写作 → 论《骆驼祥子》中虎妞和祥子婚姻的悲剧性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站长推荐

论《骆驼祥子》中虎妞和祥子婚姻的悲剧性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论《骆驼祥子》中虎妞和祥子婚姻的悲剧性是小柯毕业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论《骆驼祥子》中虎妞和祥子婚姻的悲剧性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论《骆驼祥子》中虎妞和祥子婚姻的悲剧性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定制论文,以下是正文。
论《骆驼祥子》中虎妞和祥子婚姻的悲剧性

【摘要】《骆驼祥子》是老舍的传世名作,这部作品中深刻地揭示了主人公祥子和虎妞婚姻的悲剧性。作者认为,不但虎妞在这次婚姻中丧失了生命,祥子更是因为虎妞的出现而被彻底打倒并最终完成了堕落的过程。
【关键词】《骆驼祥子》;婚姻;悲剧
长篇小说《骆驼祥子》是老舍小说创作的代表作和里程碑。小说写于1936年夏天,在上海《宇宙风》杂志连载时,即受到读者的欢迎和文艺界的瞩目。作品反映的生活事件发生在20年代。作品以20年代军阀连年混战的黑暗社会为背景,通过人力车夫祥子希望自己买车做一个自由车夫,最后被逼走向堕落的悲剧命运,尖锐地揭露了半封建半殖民地旧中国是穷人的地狱这一严酷的事实,并且含蓄地指出穷人要过好日子,单靠个人的奋斗是无济于事的,必须找别样的道路。
这篇作品主题独创性在于尖锐地提出了城市贫苦劳动者应如何摆脱悲惨命运的严肃社会课题。作家同情骆驼祥子的遭遇,为他申诉不平,但是对于他个人奋斗的道路却持批判态度,由于思想认识上的原因,作家在当时还不可能给祥子指出一条正确的道路。但是,无论从社会角度还是人性角度来分析祥子的悲剧,我们都不能忽视对他的生命造成最大影响的一个人---虎妞。她是文学史是的一个不朽形象。无论是特务的勒索还是军阀的抢劫都未能最终打垮祥子这样一个好强向上的青年最终失望并走入堕落之途,却是与虎妞的一段婚姻使他走向了毁灭。所以,我们认为,祥子与虎妞的婚姻不但是一个悲剧,而且是导致其它悲剧的悲剧,是作品中最为深切的悲剧,正是这一段婚姻,最终使得祥子的悲剧人生得以完成。
一,从社会背景和祥子的性格发展看婚姻悲剧的上演。
祥子的婚姻悲剧,首先是一个社会悲剧。肇始于他所处的时代。时代背景往往是人生的底线。无论人如何转动,总脱不了这一个大的范围。骆驼祥子的一生,是肉体与精神被万恶的旧社会咀嚼吞的一生。无疑,作家通过祥子所受的种种外部压迫,有意反抗主人公所处的那个时代,那个社会。这样,个人的悲剧就扩展到了社会的层面而具有了深远的意义。这就是祥子婚姻悲剧的社会历史背景与深层意义。
祥子原是个破产的农村青年。他“生长在乡间,失去了父母与几亩薄田,18岁的时候便跑到城里来”[1](P79),在封建势力盘剥、帝国主义入侵下,大批农民失掉了赖以生存的土地而破产,流入城市谋生,这是当时较普遍的社会现象。然而应注意的倒是祥子对农村生活的并无眷恋之意,就是在城里遭受人生的极大挫折时也不想再回农村。社会使祥子离开了亲人热土,浪迹城市,凭借体力过活,“凡是以卖力气就能吃饭的事,他几乎全作过了”。但在他身上,仍有着中国农民不可磨灭的影子。所以最后,他才用农民的眼光看中了可以不断地给他产生馒头和烙饼的拉洋车这一“宝地”。迷信自己的体魄,使他俯下腰来卖傻力气,所以当他以骆驼的姿态奔跑在北平的街头巷尾时,他是认为天无绝人之路的。很明显,祥子是想以个人主义式的奋斗来改变人生、改变命运。也可以通过作品得知,他对未来的婚姻是有期待的,不过,他所期待的东西,连他自己也知道,如果不能自己发达是无法实现的。
但是,祥子在都市中拉洋车,劳动力与货币的交换是直接进行的,往往有“多于希望的报酬”,这样他那憨厚纯朴的性格变得复杂了。譬如他的“手不拾闲”,既表现了他的勤劳,又是向鄙视他的环境显示他的顽强存在,同时也是为了多挣些钱,劳动行为商业化了。  
所以祥子的节衣缩食、自抠自地攒钱,并“觉得用力拉车去挣口饭吃,是天下最有骨气的事”等等的背后,有这样一个动机:“照这样下去干”,“也可以开车厂子了”!显而易见,作为个体农民,在农村的破产对于祥子仅失去了土地和生活的条件,并没有丢弃小生产的思想。而且在那个时代的城市里,由于能“自由”出卖劳动力,使得祥子谋生的思想混杂着谋利的奢望,“他只关心他的车”,他心中只有他自己。顽强地活下去本来是祥子思想最积极的部分,但由此却潜伏着悲剧的种子。
但是,这个时间段的祥子似乎还没有过多的设想和涉及到婚姻这一问题,但是,人的发展是全方位的,我们无法知道在祥子的前期有过合等样式的婚姻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祥子以后的一切是在这一段时期埋下了伏笔的。个人奋斗的设想和这种想法实际上不可能实现的社会现实,必然会使一个人的人生变样,而偏偏祥子又极力地要去实现自己的想法,这样,他的整个人生包括他的婚姻就将会是一曲地地道道的悲剧。
作家不仅写出祥了的悲剧,而且写出了祥子的悲剧性格的发展。祥子一直在失败中挣扎,但他的个人奋斗思想使他认不清周围环境的严峻,至多是问个“凭什么”!当苦闷袭来,他想的是个人的“倒霉”,认为“整个的生命是一部委屈”。明明是社会泥潭把他淹没,但祥子只恨呛他的第一口浊水,把恩与仇全归结在个别人的身上。他当然无法认识到体制与制度上的问题,他只关心身边的人和事,所以,面对人生的十字路口,几经磨难后,祥子内心的善良正直、热心向上的道德力量慢慢地减退,而自私保守的特征却在他身上增强。[2]祥子在生活实践中不是清醒了,而是更加糊涂和愚昧。所以当祥子骆驼般的体魄不得不服从自然规律而衰老,曾被他怨恨的车厂主女儿虎妞成了他的妻子,祥子的视野主要是家庭生活的沉浮,过一天算一天。买车,拉上自己的车的想法已成旧梦。此时他埋怨的只是自己了,归罪自己曾有过善良的愿望:“当初咱倒是强过呢,有一丁点好处没有?”他似乎问住了自己,仿佛他于水深火热中的挣扎失败,是自己触的霉头。而他为什么最终成了他所不喜欢的虎妞的丈夫,虽然作品里表明了情节,但是我们能排除祥子看中了她的家财这一节吗?从祥子的性格发展来分析,应当有这方面的原因。一般而言,由感情以外的东西而造成的结合往往是婚姻悲剧的温床。所以,从性格分析,祥子的性格曲变必然造成婚姻上的悲剧。  
其实祥子“要强”的本身并没有错,是以进取的态度踏上在城里谋生的征途。但殊不知,他的体质、他的劳动及拼死拼活挣来的血汗钱,全是某种社会势力觊觎鲸吞的对象。祥子囿于个体之一己意识,没有也不会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对财神有朝一日会恩赐于他的渴求,使他趋向委琐的意识。朴素的反抗不合理社会的斗志被污染了,不择手段地过上像样日子的思想滋生了。正如他抢别人的生意,而受同行嘲骂后的心理活动所表明的:“这样的不要脸正是因为自己要强,想买上车,他可以原谅自己”。所谓的“原谅”,是从他原有的好品质上倒退,他抛弃了同情心等品德,自愿沾染并增加着无业游民的于沉沦中的狡狯气。因而当祥子奋斗失败屡遭不幸后,也不能正视现实,反而自暴自弃,这就必然走上丧失人格以混温饱的苟活之路。  
二,从女主人公看悲剧的不可避免。
从表面上看,在这一曲悲剧中,虎妞似乎占据了极大的主动,她主动“勾引”祥子,跋扈专横,这些素质使她成为一个不受人欢迎的角色。但是,我们认为,作为一个女人,在男权社会里,她和祥子这种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一一样是受打击被侮辱的一群。她必须及早(因为早已人老珠黄)为自己找一个归宿。这是女人的悲剧。所以虎妞一出场,她的悲剧即已注定。
她的父亲刘四爷是一个快70的老人;他年轻时当过兵,设过赌场,买卖过人口,放过阎王债,大混混出身,他晓得怎样对付穷人,什么时候该紧一把儿,哪里该松一步儿,他有善于调动人的天才。虎妞亲眼目睹刘四爷的为人处事,并在他的“熏陶”和“教导”下,成长为一个具有男人性格并能帮助父亲做事的好帮手。她和父亲把人和车厂治理得铁桶一般。虎妞这样干的目的是为自己,期待有朝一日车厂属于自己的名下,为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而苦心经营。
她为什么会看上了祥子呢,因为祥子的勤快、憨厚、壮实、坚韧的性格,博得了她的好感与爱。当祥子从兵营中逃回来时,虎妞见祥子马上说:“祥子,你让狼叼了去,还是上非洲挖金矿去了?”话语中包含她在祥子离开这些天的思念。虎妞的一些言行,连祥子也觉得虎姑娘不是戏弄他,而是坦白的爱护他。为嫁给祥子,也设圈套欺骗祥子说自己已经有了身孕,并商量如何使老爷子同意,这些想法和举动,既可以认为是一个惯于耍手段的女强人的惯伎,也可以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是一个女人对所爱慕之人的大胆追求。但是,实际上两个人都属于那种极为要强的性格,两强相遇必有一伤,似乎祥子总是逆来顺受。但是,在还算和平的表面下,蕴藏着不合的暗流。虽然婚姻以虎妞的死作为最后的谢幕,但是,即使虎妞未死,悲剧也将是个必然。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两个人过完剩下的生命。由祥子来忍受虎妞那些不能忍受的性格缺陷。由虎妞来眼看着她当初所欣赏的祥子身上那些可贵品质的一点一点丧失。二是两人都不能忍受而分道扬镳。
从虎妞的角度看,社会和传统所加给她的压力虽然是难以明确表达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在她的意识中,占据中心位置的是生命能有一个好的依托,但是,她生命的历程中所磨练出来的那些性格和素质又使她无法依托什么,她唯一相信和能依托的只有她自己。这样,在希望与现实之间的巨大鸿沟终于将她和她所选中的人祥子一起吞噬。她的死是悲剧谢幕之前的最强音。
三,作为悲剧的婚姻。
1,婚姻对于生命的悲剧性。
祥子一心做梦要靠自己的力气挣钱发财然后娶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过幸福生活之时,他却遇上了“灾星”虎妞。真正让祥子彻底失败和绝望的命运打击,却是来自于与虎妞的关系(婚姻)。大兵抢去了新车,侦探敲诈了积蓄(钱),这些“天灾”式的不幸让祥子痛苦,但还不致于让祥子绝望。只有来自虎妞的不幸,才是让祥子感到人生无望的真正不幸。虎妞破灭了祥子个人奋斗的理想,消解了他个人奋斗的动力欲望。祥子所以要个人奋斗是为了一个要强的市民个性主义者的美丽而又可怜的人生理想: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有着自己的漂亮车子的体面的车夫!找一个诚实干净的乡下姑娘,结婚、成家、生子,体体面面地过日子。而虎妞与祥子理想中的诚实干净的姑娘相去天差地别:  
想想她的模样,他只能摇头。不管模样吧,想想她的行为。哼!就凭自己这样要强,这样规矩,而娶那个破货,他不能再见人,连死后都没脸见父母!……他晓得她的厉害!要成家,根本不能要她,没有别的可说的!要了她,便没了他,而他又不是看不起自己的人! 
这就是祥子对虎妞的真正看法、真实感情。与虎妞结婚,对于祥子,就只意味着屈辱,意味着独立人格的丧失,意味着他整个生命存在的无意义,意味着他先前的拚死奋斗的荒诞结局。对于祥子来说,这是一条彻底的个性毁灭的路。面对这条可怕的路,祥子的心中充满了绝望。
虎妞的出现,加深了祥子的悲剧意义。虎妞嫁给祥子有真诚的一面,但又不乏另有所图,为了弥补青春的需要,她不理解,也不想理解祥子。况且,她嫁给祥子并不甘愿当一辈子车夫老婆,而是按照自己的愿望改造祥子,使他改变自食其力的想法,和她一起继承刘四的车厂,靠“心路”吃饭,过剥削人的生活。这也是她嫁给祥子的真正目的。与祥子结婚后不久,便说:等到快把钱花完,咱们求老头子去。爸爸到底还是爸爸,他呢,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你又是他喜爱的人,咱们服个软,给他赔个“不是”,大概也没有过不去的事。这多么现成,他有钱,咱们正当正派地承受过来,没有不合理的地方。可是祥子的理想是有自己的车,自己的家和能吃苦能干的妻子,和虎妞的结合,祥子所感受到的不是幸福,而是对他成为一个自由车夫的限制。虎妞不单在经济上,而且在精神上控制了祥子,以致使祥子痛苦地感受到:“要了她,便没了他。”他想做一个独立和自由的车夫的梦想越加渺茫了。虎妞难产而死,不但使他经济上破了产,而且大大消弱了生活的勇气。
2,具有伤害性的婚姻的悲剧性。
祥子与虎妞的不正常的结合主要表现了祥子精神上的受害。和虎妞由接触到结婚,祥子的自信、单纯、勤俭等品行,以及他那对自力劳动的追求,逐渐地蜕变了。虎妞本是车主刘四的女儿,正是虎妞的“治内”,使刘四的“人和车厂”管理得如铁桶一般。只是出于刘四的贪婪的本性,不让女儿出嫁以聚敛财富,才使虎妞三十七、八岁还独身一人,形成了她的变态心理。骆驼祥子在虎妞眼里,不过是满足肉欲的对象,不过是一个俯首听命的奴仆。所以虎妞对祥子的引诱,是把祥子“由乡间带来的那点清凉劲毁尽了”,祥子“要了她,便没了他”。  
祥子结婚后要求拉车,这是他作为劳动者的必然。可是拉车在虎妞眼里是什么呢?她婚后直接了当地对祥子说:“告诉你吧!就是不许你拉车!我就不许你浑身臭汗,臭烘烘的上我的炕!”“看谁别扭得过谁!你要老婆,可是我花的钱,你没往外掏一个小钱。想想吧,咱俩是谁该听谁的?”虎妞对祥子这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充满封建把头的霸道,加上经济上的优势,使祥子行不由衷处处事与愿违,祥子精神世界受到如原子弹辐射一样的灼伤。他失去了人格,“自己有钱,可以教别人白白的抢去,有冤无处去诉。赶到别人给你钱呢?你就非接受不可,接受之后,你就完全不能再拿自己当个人”。有时祥子恨不得亲手掐死虎妞,冲开她设下的那张罩住祥子的“绝户网”,可见他们之间很少夫妻之情,却有着深刻的阶级鸿沟。祥子和虎妞,他们之间从未发生过真挚的爱情,从来不是平等的关系。一旦被迫组织家庭,也不过是仓皇中建立的一个暂时的反抗车主刘四的松散结合。  
但他们能生活下去,不仅是虎妞把祥子钓上了钩,也不只是祥子出于对刘四的义愤,更不单是互相承担夫妇的责任,而是因为虎妞存在着“买车”的能力,祥子还有拉车的意愿。车是虎妞和祥子关系微妙地生活在一起的纽带。祥子可以靠虎妞和私蓄拉上“自己的车”,而虎妞只有让祥子拉车才能使祥子恢复些生气,才能不至于坐吃山空。只要车子失去,两个人也就格格不入了。所以虎妞死前是追悔莫及的悲哀,而祥子是精神崩溃无所寄托。他需要和他同病相怜心地又善良的小福子的爱情。祥子寻找小福子,盼望建立一个真正的家庭,来恢复与虎妞婚后失去的“那股正气”。从这举动来看,显然祥子和虎妞生活在一起,像一条被困沙滩的鱼。虎妞能给他一口水,但不能放他到水里畅游。  
因此,祥子之于虎妞,既感到不能做长久夫妻,又想依靠虎妞。所以这样,正像被虎妞诱骗而发生性关系后祥子想的:“不为要她,还不为要那几辆车么?”“对虎妞的要胁,似乎不必反抗了……干吗不享几天现成的福”。指挥祥子言行的内心思想不是别的,是他那发家的梦幻。其实祥子不过是想得到些蝇头小利,做一个有口饭吃的家庭奴仆而已。  
不论在社会上,还是在家庭里,祥子靠个体劳动以求温饱的信念全破灭了。他与虎妞组成的家庭,是腐朽社会的畸型产物。家庭往往是一个人的生存与发展基地,基地的毁来意味着人生的终极销融。[3]作家正是通过对一个家庭,由建立到解体的描述,写了黑暗社会扭曲了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关系,祥子从步入城市与人们接触的第一天起就是悲剧。他的勤勉老实能吃苦,得到的不是应当获得的报酬,而是成为别人猎取的目标,虎妞不仅相中了他的听话,而且以性变态心理勾引他、笼络他。而刘四对女儿的轻浮并不理睬,然而一见他们要合法结合却认为是暗算自己的财产,暴跳如雷,让虎妞和祥子滚蛋,自己携财远走。这就深刻地揭示出,生活在底层的劳动者,谁也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越是想过清白的生活,越是走上灾难的渊薮。  
3,对于悲剧的评价。
老舍以他对小人物的巨大同情,写出了人力车夫是怎样过不上人的生活的。那个大杂院是处于末世的旧中国的缩影,小说中的主人公们,虽生活在城市底层深受压迫,但却不在新的生产关系内,他们用旧传统造成的小生产者的观念去挣扎,他们的日子一片灰色:悲哀而无出路。这就揭示了,祥子的悲剧不是由品行不端误入歧途造成的,其成因不单是贫富不均,而更多的是社会对劳动者灵魂的腐蚀。正是因为《骆驼祥子》对社会的黑暗触及到脊髓处,所以祥子形象远远超过了胡适、沈尹默、鲁迅和郁达夫笔下的人力车夫形象。祥子的悲剧命运,是对不合理制度的深刻控诉,也是对一个奋斗者沉沦于逆境的无可奈何的哀鸣。  
通过祥子的悲剧,希望生活在下层的人们,都能正确地认识自己,清醒地对待严酷的社会现实。  对于文学,不论是在创作过程,还是在欣赏过程中,总是伴随着人们的强烈感情。这样才能“唤醒人心并且扩大人心的领域”[4]。同时,任何作品总要展现人的理想,特别是作者对生活的理解。文学描写生活,但不是对生活的临摹;文学反映生活,但不是对生活的简单复现。文学体现了人们对生活的追求,所再现的社会生活是一个有鲜明倾向的世界,从而使读者受到启迪。不可否认,这之中是需要认真分析和品评的。作为一个作家,社会文明的代表,如果为堕落的剥削者找清醒剂,那是唱挽歌;可是对麻木的受压迫者痛其不悟,反映其混沌的悲剧让群众感奋起来,那这作家无疑的是革命的助产士。老舍作为民主革命的战士,通过对市民生活的生动描绘,写出了善良的小人物的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5](P297)。从祥子的厄运中,使读者痛定思痛,探索人生的价值,悔悟其麻木不仁的精神状态,从而认识社会是否合理。

参考文献:
[1] 老 舍:《骆驼祥子》.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
[2]曾小逸主编.走向世界文学[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5. 
[3]王晓明主编.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论[M].上海:东方出版中心,1997. 
[4] 雪莱:“为诗辩护”.《古典文艺理论译丛》第1册,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版。
[5] 鲁 迅:“坟•再论雷峰塔的倒掉”.《鲁迅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版,第1卷。

 on the tragedy of marriage in camel xiangzi
abstract: camel xiangzi is the classic work of  Laoshe, in which the author deeply open the tragediness of marriage of xiangzi and huniu. For the author, huniu lost her life in the marriage and xiangzi falls into the abyss and finish his process of fallness.
Key words: camel xiangzi;marriage;tradegy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