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写作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定制MBA毕业论文,毕业论文写作,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工商管理毕业论文写作 → 文学毕业论文应该怎么写-论王熙凤之“妒”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文学毕业论文应该怎么写-论王熙凤之“妒”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文学毕业论文应该怎么写-论王熙凤之“妒”是小柯毕业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文学毕业论文应该怎么写-论王熙凤之“妒”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文学毕业论文应该怎么写-论王熙凤之“妒”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定制论文,以下是正文。
论王熙凤之“妒”

摘要:王熙凤之妒是她性格种鲜明的特征之一。本文从王熙凤何以会妒,如何施妒,王熙凤的妒的功与罪三方面做出实事求是的评价。
关键词:王熙凤 妒 《红楼梦》

一、王熙凤何以会妒
    作为文学史上最有时代特色,最有思想深度,最有艺术光彩的形象之一的王熙凤,其性格是丰富而多层面的。其中“妒”是她性格中鲜明的特征之一。对此,无论是《红楼梦》中的人物,读者与评论家,声讨伐挞者有之,慨叹同情者亦有之,可谓见仁见智。本文拟从王熙凤何以会妒,她如何施妒,王熙风之妒的为功为罪三个方面作出实事求是的评价,以辨王熙凤之妒。
    妒,是王熙凤与贾琏婚后生活中被贾府上下人众指责的不合妇德之处。贾母说她吃醋。王夫人深恐其“风声不雅”。贾琏说她是“醋汁子拧出来的老婆”,“要把这醋罐打个稀烂”。由兴儿讲来:“人家是醋罐子,他是醋缸醋瓮。”曹雪芹不仅从正面、侧面在性格上塑造王熙凤醋妒的特征,在回目上也着意点染,“变生不测王熙凤泼醋”,“酸王熙凤大闹宁国府”都是在突出她这一性格特征。出众的醋妒,是王熙凤鲜明的性格特征,对此不应加以讳言。
  历代评论家对王熙凤之“妒”颇有微词。“生前奇妒鸳鸯谱,劫后空伤蛱蝶裙”,说她“妒”得奇;“然写王熙凤之妒而悍不若写黛玉之妒而痴之真挚也”,说她“妒”的悍;“酸醋当归浸”,“王熙风中伤尤二姐后,悍声流播,人以妒妇目之,百喙难辞矣”等等(1)更是说她妒不可赦。特别是在王熙凤与尤二姐的是非上,大多数舆论对王熙凤施以鞭挞谴责,对尤二姐给予怜悯同情。凡此种种评价,其实人们只就表面现象进行评说,如果我们不只从一时一事上论其曲直善恶,而是把人物放在当时特定时代环境中,从事物的两方面去客观的评价,结论就会有变化。
    首先,王熙凤何以会妒。《红楼梦》评论者有人曾提出:“嗟夫,自有婚姻制度,即不能无妒。”“女子岂好妒哉,恶劣之婚姻迫之使然也。”这种不从个人品质上,而从社会制度上寻求王熙凤何以会妒的答案的提法,无疑是正确的。
    王熙凤之妒,从根本上说,是当时的一种腐朽婚姻制度——旗人世家的封建贵族一夫多妻制度的产物。她与尤二姐的矛盾也是这种满族奴隶制遗迹一夫多妻制婚姻制度所造成的。在《红楼梦》时代,贾府这类旗人世家的男子广蓄姬妾,汉族的达官富绅也广泛实行着一夫多妻制,另一方面则是广大平民早已普遍实行了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制度。可是“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伏侍的。”兴儿讲的这种男性主子婚前先纳家内两名女奴为妾的制度,它来自奴隶制关系的痕迹宛然在目。旗人世家的贾府,在贾赦、贾政及珍、琏等人身上都是如此,无关乎他们个人的品质如何,与汉人达官贵人一般先娶妻后纳妾的制度不同。贾府男子在正妻之外,纳妾买婢的数目不受限制,这与历代汉族王公官僚的妻妾数目有法律明文限制的形态也彼此不同(2)。
    王熙凤嫁人贾府,面临的就是贾琏已纳有两妾的局面。性爱自来就是排他的。恩格斯就多妻制在性生活上对妇女的迫害说过一个比喻:“吃了半个苹果就再也不能有一个整苹果。(3)王熙凤新婚燕尔,自己整个被贾琏占有。她所占有的贾琏,却是被吃去三分之二的贾琏。无疑这是婚姻结合上男女之间在性生活的不平等。妻子以自己完全被丈夫占有为条件,要求自己也完全占有丈夫,这是婚姻结合上男女之间在性生活中彼此完全平等的要求,也是合理的要求。贾府中,邢夫人、王夫人以及其他男子正妻,都甘受此种婚姻制度的压迫,她们因此得到了对被压迫者施予的带有欺骗性的“贤惠”的称誉。王熙凤则不甘于忍受这种压迫,于是得到了“醋妒”的恶名。
王熙凤这样的正妻不受于这种压迫,一方面是时代在前进,其实平民的一夫一妻制的道德观念,已是作为被人们普遍承认的正当要求。另一方面,从王熙凤的出身和教养来看,她虽“托生在诗书名宦大族之家里做小姐”,可是她家“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凡有外国人来”,以至她的经济头脑、管理才干等,无一不带有时代的色彩,无一不带有家庭的影响,这无疑也是王熙凤不能忍受这种压迫的原因之一。另外,她是一个有明确生活目标的女人,在她自己的圈子里,她有自己的感情、趣味、原则、立场和方法。王熙凤根本不尊“理”,不信“理”,也不孝,她的本能的自我表现的才干智慧及争强好胜的性格,也决定了她不能忍受贾府的一夫多妻制对自己肉体性生活上不能完全占有丈夫的迫害,以及对她的合理反抗施以精神生活中“醋妒”的舆论迫害。这就是王熙凤何以会妒的答案。

二、王熙凤如何施妒
    王熙凤的施行其妒,是她嫁到贾家不过半年,便将贾琏先纳的两妾,“都寻出不是来,都打发出去了”。这在实际上打破了贾家几代世传的祖宗旧制,是破天荒的叛逆之举,是她行妒的颠峰。然而,从其时婚姻制度的变革发展来看,这不过是她以“泼皮破落户”的泼辣性格,将平民之家的一夫一妻制夫妻平等的生活状态,移植到了贾家这一旗人世家腐朽婚姻制度的世袭领地之内。她又严厉限制贾琏与丫头们调情。她敢于,也能够当着丈夫的面保护这种一夫一妻生活状态的新局面,毫不掩饰自己的“醋妒”的面目和意向。在大闹宁国府时她就说过“我既不贤良,又不容男人买妾,只给我一纸休书,我即刻就走!”她的这种理直气壮的“理”与“气”应该有其植根于社会上合理的婚姻制度的因素。与表面上屈从丈夫,背地里在婢妾身上施威行毒的妒妇,气概完全不同。
    如果说王熙凤在抓住贾琏滥淫于仆妻鲍二家的现场是她醋妒的一个大爆发,那么,王熙凤与尤二姐之间的较量,则是她行妒为争得保护妻子地位、权利的一场苦斗。
    贾珍父子在为贾敬守灵期间,各为其私下纵欲的目的,与贾琏倚财仗势,夺张华之妻尤二姐为贾琏外宅。这是尤二姐悲剧的开端。珍琏等人为纵淫全然不顾违犯国法家规,更不把张华父子的反抗放在眼里。他们认定王熙凤是最大的阻力,因而精心筹划出迫害王熙风的整套软骗强压的计谋。先自诱迫奴仆结成一张严密封禁王熙凤耳目的大网,在以私娶造成王熙凤万难改变的木已成舟的既定事实,然后骗赖并施,求得上层掌权的一夫多妻的维护者贾母、贾赦的承认庇护,使王熙凤在难以反抗的重压下饮恨就范。其用心何其险恶和毒辣。
    待“酸王熙凤大闹宁国府”,密计暴露,纵欲无门,珍蓉父子即只图缩颈自保,不管二姐死活。贾琏以男子掌荣国府外事实权,本可做尤二姐一生靠山。多妻制使他喜新厌旧,淫滥成性,贾赦赐秋桐又助长了他这种淫欲。他先和尤二姐“誓同生死”,那里还有“凤平二人在意”,转即“在二姐身上之心也渐渐淡了,只有秋桐一人是命”。秋桐公然对病中的尤二姐破口恶骂,尤二姐不敢向他告诉,他对二姐之苦也毫无体察。他自然对王熙凤不露坏形的作为更不去辩识。秋桐才不及风平,貌逊于二姐。只因“新”于二姐、凤平,贾琏就视之如命了。足见他的喜新厌旧。尤二姐服下胡君荣之虎狼药,打下男胎,“血行不止”,“昏迷过去”,他犹然抛不下秋桐相伴二姐一宿。二姐死去已是“合宅皆知”,然后才是宿于秋桐房中的“贾琏闻知。这说明他对尤二姐的生死不闻不问。胡庸医两次入荣府,一次是为晴雯视疾,一次是为尤二姐,均用了虎狼之药。因宝玉对晴雯关怀人微,她未罹其害。二姐先自向贾琏泣诉过有关妊娠大症。贾琏陪医诊疾,审看医案方剂的经验较宝玉多多,却对庸医误诊深信不疑。不看药性强烈、剂量大小,不请名手复诊,迳令二姐服下烈药,才使其母子均为所害。这兄弟二人在胡君荣两人荣府上的两样所为,寓有曹雪芹对尤二姐之死谁负其责的明确答案。始之以强夺玩弄,终之以冷遇促命。一夫多妻制度造就的男子对尤二姐此种态度是发人深思的。那种认为王熙凤在胡庸医身上做手脚的说法,亦无事实根据,不应将这笔帐算到王熙凤头上。
    在尤二姐悲剧的发端,王熙凤是被动的完全无辜的受迫害者。珍、琏密谋勾结,内外奴仆的叛己瞒事,在国孝家孝中的既成定局的偷娶,是她始料不及的。这一事件中律有明确的“停妻再娶”,在贾府男子的一夫多妻旧制上开一夫二妻的先例,是对王熙凤更深重的多妻制迫害。尤二姐出身良家,同她没有主奴之别,用打发侍妾,限制平儿的手段都不能施加于尤二姐;尤二姐新且美,是她在性生活上甚至难望和二姐对贾琏平分秋色。这对妙年而着意风月的王熙凤,是难以忍受的肉体上的痛苦压迫,是违反正常人性的,王熙凤于此理应同情。
    另外,私娶一事,舆论上尤二姐结束了淫奔女的丑名,她却落得个悍妒妇的恶名;经济上,她俭省操劳的钱物,被撒漫在小花枝巷内,而将来的生子同为嫡出,又牵涉到贾赦贾琏之后的袭职和家业的承嗣。尤二姐对她的权利、地位、财产乃至性命构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胁。忍无可忍的“醋妒”使王熙凤以“泼皮破落户儿”“拼着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概,冲乱一切礼法,展开了一系列的反抗斗争。她依靠的是自己过人的才智心计和治下理财,手中握有实权。对奴仆,她用自首从宽,再犯严惩的策略,将曾是对方爪牙的兴儿、旺儿收归己用以查清对方底细,并拿住贾琏“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违背了封建礼法这个“满理”,将尤二姐“赚人大观园”,并以此威胁尤二姐“别见老太太、太太”。她说,“倘或知道二爷孝中娶你,管把他打死了。”然后派旺儿将刀把子交到张华手上,让他“告琏二爷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仗财依势,强迫退亲,停妻再娶“。并用血缘关系和金钱势力使都察院徇情枉法为自己反对一夫多妻制的斗争出力。布置已定,她又舞动这块大牌,“大闹宁国府”挟制住了贾珍、贾蓉、尤氏。她反复喝骂尤氏、贾蓉:“你疼迷了心,脂油蒙住了窍,国孝家孝两重在身,就把人送来。”她设出不曾圆房的骗局,为贾母发令领出二姐送还了张家的示下,为张华讹得银子以作成家立业的资助。取得这样的初战告捷,王熙凤是倾其全力为一夫一妻制、为自己的权力、地位、尊严而斗争。在与一夫多妻制的斗争上她完全是旗人的叛逆者。
    然而,尤二姐以高于侍妾的二房妻的地位,以苦恋贾琏二房的奴才心理向贾母禀明退婚官司已清,贾珍父子又诱迫张华弃妻远逃,贾母转命王熙凤去打点官司,从而使王熙凤的一番苦斗变成了自种苦果。王熙凤认识到逐出二姐也难保小花枝巷的旧事不会重演。这是一夫多妻制社会势力造成的王熙凤苦境的反映。至于杀张华为斩草除根,是王熙凤恶毒一面的反映。
在这次反一夫多妻制的苦斗中,王熙凤动用了一切所能用的社会舆论和社会力量,使封建礼法、封建家族的权势、封建官僚机构、封建阶级的上层人物,乃至奴才丫鬟,都成为她手中的武器。而更主要的应从她着意风月的性生活现实迫害原因上去了解,从平民百姓的一夫一妻制婚姻制度着想,因此,王熙凤的追求是合理的。这次斗争是她对封建正统势力的叛逆,是对夫权的挑战。在旗人世家的大观园内,王熙凤虽在剔除尤二姐上得遂心愿,但这种醋妒,使她在一夫多妻制传统深入其意识深层的主仆上下人中完全失掉了人心,种下了她“一从二令三人木”的最大悲剧的种子,这又是她的悲剧。一夫多妻制、夫权这诸多的封建桎梏无一不禁锢着这个有才干有魅力的善恶兼俱的“脂粉队里的英雄”。退一步讲,纵然是王熙凤将贾琏的侍妾都打发掉,封建礼教的妇德也都是悬在她头上的利剑,“无子”、“醋妒”都是“七出”的内容,都可以成为贾琏休弃王熙凤的理由。王熙凤,悲也。

三、王熙凤之妒的功与罪
    王熙凤之妒为功为罪,不应只从一时一事上论其曲直善恶,而应从时代、社会的婚姻制度变革的发展取向方面,看她的抗争是扩大了还是限制了一夫多妻制对妇女迫害的程度和范围,看她的行动意图,是否改善了在这种制度下受迫害的妇女地位,是否具有追求平民百姓的一夫一妻制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的进步倾向。
    从维护腐朽的满族世家的一夫多妻制的婚姻制度的角度来看王熙凤之妒,手段未免歹毒,历代评论家谴责伐挞于王熙凤之妒,莫不出此意。若从追求平民百姓的一夫一妻制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来看,应该说,王熙凤善莫大焉。
    她严惩丫鬟与贾琏调笑似不直不义,又使得淫滥成性的不减于乃父乃兄的贾琏,始终无法像贾赦、贾珍一样公开地广蓄侍妾,这该使多少贾府的女奴和社会上的贫苦女儿,免受贾琏的蹂躏迫害。这又给多少贾府小厮与府外平民创造了得以娶妻生子的条件。王熙凤的醋妒与替花白胡子的贾赦向贾母讨娶鸳鸯、又纵容其买进嫣红、“贤惠也太过了”的邢夫人,是多么鲜明的对比。邢夫人简直丧失作为妇女的女性的人性要求。两相对照,王熙凤之妒在限制贾府一夫多妻制度对妇女迫害上的功德,实在是不可抹煞。王熙凤在鸳鸯抗婚时就表露了对贾赦广纳侍妾“没的耽误人家”的不满。她对一夫多妻制对鸳鸯等婢女的迫害也是有所体察。当然我们不能任意拔高说她有意为受一夫多妻制迫害的贫男弱女争取解放幸福。但王熙凤用全部心力去争取和保卫对贾琏的全部占有地位,以至为此不惜损害一切妨碍她的抗争,在客观上就必然起到造福他人的作用。    •
    诚然,王熙凤强迫平儿作贾琏之妾,又限制他俩的性生活,这确是她自私与不义。但她对此事是由外力所迫而违心自苦,倘无外力——一夫多妻的婚姻制度,她仍然要独享丈夫的。
    在凤尤的是非上,自《红楼梦》问世以来,评论者多对王熙凤谴责声讨,对尤二姐给予同情。最早的脂砚斋等评语对王熙凤无不声声讨伐,对尤二姐则充满了温柔怜惜。建国后对王熙风多是阶级分析角度,揭露其统治阶级的残忍、狡猾、阴险、狠毒,对尤二姐则同情其为善良柔弱的平民受迫害者。
    其实,上述众口异词的凤尤是非评价是从善恶邪正的道德观念出发,对两人的品质德行作出评价。也就是说,脂砚斋等对凤尤的评价,是依附一夫多妻制腐朽的婚姻制度的道德观念所作的评价。这是问题的大前提。建国后的评论者只就王熙凤的出身定她为统治阶级的代表人物,视尤二姐为受迫害者,从两人之间表面现象上的强弱邪正给予谴责或同情,实则也因袭了脂砚斋的爱憎态度和是非标准。其实,王熙凤与尤二姐同是封建婚姻制度的受迫害者,都是被贾琏损害的人。所不同的是王熙凤是身受迫害而暴烈反抗的抗争者,尤二姐则是身受此种迫害,却艳羡痴迷此种受迫害的地位和生活,甘愿为这种制度殉葬,这才是历史的客观事实。
    再有,评价王熙凤与尤二姐的是非,还应理清私娶尤二姐之前的琏、凤是非:是王熙凤有亏妇德,贾琏被迫另娶;还是贾琏喜新厌旧,淫滥成性而停妻再娶?这是凤尤矛盾的第二个前提。
    “王熙凤不念宗祀血食,为贾宅第一罪人。”这意味着贾琏私娶是为了子嗣问题。按封建宗法制度“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要求,王熙凤无子,贾琏再娶在当时也无可厚非。但王熙凤其时二十几岁,已育有一女,且“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并无理由可以认定王熙凤不会再生儿子以继贾宅香火,至少在此时作出这个论断尚为时过早。
    再看贾琏,他曾两次淫占男仆之妻,事属私通,显然不是为了子嗣而是为了纵淫,更不要说他仗势鸡奸小厮的淫乱恶行。他在第一次淫乱仆人之妻,就是女儿出天花,王熙凤为供奉痘疹娘娘而洁身独寝,可他这时却与仆妇尽情纵淫。在纵淫中他竟然说:“你就是娘娘,我那里管什么娘娘。”这等为自己一时淫乐不管女儿的人物,又怎么真正关心“宗祀血食”?贾琏淫乱不堪,是风尤二人悲剧的制造者,当是不争的事实。
诚然,从表面上看,王熙凤对尤二姐的手段似有些毒辣,但王熙凤的思想根源仅仅是不愿意在自己夫妻生活中再掺进一个第三者,“卧榻之侧”不许尤二姐酣睡而已……这岂是一种不正当的要求?而这种可怜的反抗方式又是她唯一有效的方式,内中难道没有值得怜悯之处吗?(4)她的醋妒出于满族世家腐朽的一夫多妻制的迫害。她的行为意图,具有限制、反对多妻制对妇女的迫害,改善这种制度下受迫害妇女的地位,追求平民百姓一夫一妻的进步倾向。这当是凤尤二人是非的实质。
    总之,评价王熙凤的妒,出发点的不同会导致两种相悖的结论。凤尤二人,从社会地位、名声、才干、智慧等方面,十个尤二姐也不是王熙凤的对手,但不能因尤二姐的愚弱,死得可怜,就过分地护其短。她身上的诸多毛病,如忍珍蓉的聚磨,急就贾琏的热昏病,愚信王熙凤的色盲症和痴呆症以及心甘情愿地作“二奶”,艳羡贵族生活,追求虚荣等综合杂症,清除这些病症是必要的。尤二姐的愚弱性格是必须批判、抛弃的,否则对下层百姓尤其是下层女子是极为有害的,更是没出息的。
    确实,中国封建社会那么漫长,一大多妻制的婚姻制度也沿袭了几千年并影响着后世,时至今日,“包二奶”的腐朽现象也屡禁不绝。这都是此种婚姻制度的流毒贻害。因此,一夫多妻制可以理解为一种历史的存在,但对于今天的人们,却绝不是可以接受的文化、道德的遗产。即便是作者曹雪芹,由于历史和时代的局限,当时也未必看出一夫多妻制的罪过。这个事件揭示的悲剧意义,不在于“王熙凤好端端整死了尤二姐”,不应该孤立地看成是她个人的行为。它实质上是在暴露罪恶的渊薮乃是整个社会伦理思想体系的不合理、不道德。王熙凤的“不道德”乃是这种“大不道德”逼出来的。因此,我们尤其应该强调的是王熙凤的妒在维护一夫一妻制妻子的合法权益,反抗腐朽的一夫多妻制的婚姻制度迫害的历史价值和意义。
   
参考文献 
(1)一粟.古典文学研究资料汇编•红楼梦卷[M].中华书局出版. 
(2)《旧唐书•职官志•司封》规定云:“亲王孺人二,媵十,一品媵十,二品媵八。国公,三品媵六。四品媵四。五品媵三。”(明会典•刑部律例一):亲王妾媵十人,一次选……庶人四十以上无子,许娶一妾。”  以上转引自俞正燮《癸巳类稿》,卷十三. 
(3)郭树文.论红楼梦中姨娘的身份[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1980,(3). 
(4)张庆善.王熙风形象讨论综述[J].文史知识,1987,(7)。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