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写作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定制MBA毕业论文,毕业论文写作,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工商管理毕业论文写作 → 当前金融监管制度对“珠三角”金融业发展的影响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当前金融监管制度对“珠三角”金融业发展的影响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当前金融监管制度对“珠三角”金融业发展的影响是小柯毕业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当前金融监管制度对“珠三角”金融业发展的影响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当前金融监管制度对“珠三角”金融业发展的影响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定制论文,以下是正文。
     摘要:20多年来,“珠三角”在中国经济发展历程中的首要地位一直是无法被取代的,但现在却已落后于“长三角”,尤其金融业,中心已经转移到了“长三角”。本文将对此展开分析并对目前金融监管制度对“珠三角”金融业发展的影响及对策进行探讨。
     关键词:金融监管 民营银行 通兑 金融创新

一、 被超赶的辉煌

      在“珠三角”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深圳,20多年来,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迅速发展起来,有了在全国领先的体制优势,发挥了重要的示范与引导作用,可以看作是“珠三角”地区经济发展状况的缩影。现在,各类特区、开发区成功的经验已经成为国际社会共享的成果,不少国家甚至是发达国家都在试办或拟办自己的特区、开发区。
     从80年代充满活力的经济特区,到90年代初期的金融中心,深圳可所谓辉煌一时,那时的“珠三角”是中国金融业和金融制度创新最活跃的地区。1992年以前,作为中国最早的特区,中国经济发展最活跃的珠江三角洲的金融中心,深圳一直是对外资金融机构最早开放的城市,是金融业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在金融业改革和开放的历史上创下了诸多“中国第一”:1987年创办了中国最早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深圳发展银行和招商银行;1990年成立了中国第一个股票交易所——深交所;1992年创办了中国第一家非国有保险公司——平安保险公司。但由于特区政策的模糊以及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香港受冲击甚巨,整个“珠三角”都进入调整之中,金融中心已向上海的转移。
广东省人大代表贺丹青认为,面对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发展态势,广东如果不与时俱进,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5年左右就可能丧失金融大省的地位。
2003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马经说,虽然广东金融大省的地位在短期内难以动摇,但是广东金融一直大而不强。无论是资产质量和经济效益都与其总量第一极不相称,同时,广东金融开放程度已经落后于上海,金融运行环境也不如上海与江浙。                 

二、“珠三角”金融业落后的原因分析

     首先,“珠三角”地区的发展和繁荣,与其在全国领先的体制和为数众多的民营企业是分不开的,但在金融领域,中央却一直没有放开。民营银行离最终诞生还有一段不短的日子—————到现在为止仍处于方案的探讨阶段,银监会还没有专设机构来真正负责此事。
     但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作为金融业重中之重的银行业,其经营不但需要巨额资本,而且是需要稳健经营的行业。而这些,恰恰是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的民营企业所缺乏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夏斌首曾强调“不要玩银行,要干银行”。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也提出,银行是需要稳健经营的行业,不能搞高回报,除非是在不规范的市场中,否则还不如去炒股票。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也明确提出,银行经营重在稳健,而不是膨胀。 
在我国,目前民营银行的发展一直被视为金融业的制度创新,其放开的进程、设立的模式、进入和退出机制的建立都会直接关系到金融业的稳定与否。从世界各国来看,开放民营银行的风险确实很高。以印尼为例,20世纪80年代初,印尼就开始鼓励民营银行的发展,到1997年民营银行的市场占有率已高达50%,但是由于印尼在开放民营银行的过程中,没有建立一套健全严格的准入和监管法规,结果在亚洲金融危机中,最先倒闭的大多是一些民营银行。
而从我国目前金融业的发展现状来看,可以说现在大规模发展民营银行的条件并不成熟。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最关键的一条就是,我们还没有找到能够有效地防止民营银行风险的好办法,即设计出一整套可行的民营银行监管法规和措施。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们坚持放开发展民营银行,必然会给本已非常脆弱的金融体系大大增加监管风险。因此,尽管目前金融市场的需求很大,但还是不得不严格控制民间资本的进入。
 除了风险因素之外,阻碍国内民营银行发展的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来自环境方面的。民营银行是一个严格按照市场机制来运作的银行,因而需要一个完善的外部金融环境。但就目前情况来看,民营银行需要的外部环境尚不具备。首先是缺乏一个公平的竞争机制,由于受长期以来传统观念的影响,对于民营银行能否享受与国有商业银行一样的“国民待遇”尚是未知数。其次就是缺乏良好的社会信用环境。
一些地区和企业信用低下,利用种种手段逃废金融债务的情况相当普遍而严重。据有关部门统计,截至2000年末,在中国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5家商业银行开户的62656户改制企业,涉及贷款本息5792亿元,其中经过金融债权管理机构认定的逃废债务企业32140户,逃废银行贷款本息1851亿元,占总贷款本息的31.96%。在这样一种信用严重缺失的情况下,民营银行的经营必然会面临着更严峻的挑战。
 另外,制约中小企业融资的瓶颈仍未得到有效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依然普遍存在;金融资源配置失衡,区域分布不合理,资金流动集中程度加剧,不利于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农民贷款难问题难以解决; 
中国银行业构成中,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开放程度的增大,国有、外资和民营参股等各种银行和存款性机构不断发育。而政府对银行的隐含担保并没有转化为明确的公开担保,这直接促成了外资银行、民营银行等在政府隐含担保方面的“搭便车”行为,外资的准入和民间资本的准入速度越快,这种败德行为就越潜在地受到鼓励。
 现代经济学的研究成果表明,市场机制并不是万能的,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应当发挥政府这一“看得见的手”的作用。金融领域作为整个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市场失灵问题。在金融领域中,市场失灵主要表现在;第一,金融外部问题。外部性包括正外部性和负外部性,对金融业而言,可能两种外部性都存在。存款人之间存在着负的外部性,因为一位银行账户的持有者兑现了其存款余额,大多数存款人在不侵犯银行利益的条件下就无法同时这样做。一家银行机构的倒闭也会破坏公众对其他银行的信心,而保持对金融体系的信心,就经济社会整体而言,有着莫大的裨益。第二,金融垄断。如果某些活动本质上是规模经济的(比如在支付系统的备付方面或是在分支银行网络运作方面),并且希望不被地方机构接管,这时产生的市场力量就会表现出追求超大规模、摆脱行政管理的特征。当金融机构规模经济在一个特定市场上大到能够给单个金融机构带来显著成本优势时,那就可以预期这个“自然”垄断卖主会限制服务量和直接制定高于边际成本的价格而毫无顾忌竞争者的进入。第三,金融业信息不对称。金融信息往往具有公共物品的特性,信息的生产者不能消除搭便车现象;另外,金融信息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也存在着不对称现象,这将导致逆向选择道德风险问题。
此外,目前借助公司法中对控股集团的界定,直接塑造金融控股集团架构,以多个法人、多块牌照、多种业务为特色的金融企业集团不断涌现,大大增加了事实上的银行控股集团风险传染和放大的可能,这些都日益明显地制约中国银行业的转轨。
因此,国家在宏观上没有放开民营银行的经营。但作为经济迅速发展,各项制度都比较健全,亟需以市场为导向的有效率的金融机构的支持的“珠三角”,却不得不失去了次极好的发展金融业机会。
其次,是目前的金融管理机构和组织体系难以适应地方经济发展的要求。与日益活跃的经济活动相比,“珠三角”目前的金融管理机构和金融组织体系存在明显的不足。各级政府部门往往只强调金融业的资金供给功能,把金融业作为一个“柜员机”,对金融业的产业定位、产业功能、产业规划、产业政策、产业发展和产业环境等方面则关注甚少,严重地制约了金融产业的健康发展。
最后,“珠三角”金融业受到来自长江三角洲经济群体的严峻挑战。虽然作为“珠三角”中心的广东各项存、贷款在全国各省、市中“一马当先”,但广东金融发展势头已现疲态,金融发展的比较优势渐失。更重要的是,广东的金融改革步伐相对于上海而言已经落后。
 
三、“珠三角”金融业发展,路在何方?

全球在变、中国在变,时移势转,20多年的“短、平、快”方式不再灵光,各自为战、“以邻为壑”也走不通了。“珠三角”各方必须抛弃“小家子气”,共赴合作与整合大计,联手打造“珠三角”一体化区域优势,站在历史的高度上,打中国牌,打亚洲牌,打全球牌。 
当务之急则在于推进深港经济一体化。金融与资本市场的互补合作是“深港一体化”的重中之重。在这个问题上长时间蹇滞不通,丧失国内外机遇的代价与成本将急剧增大。 
 在中国资本市场体系如何建设的问题上,近年来国内从决策层到专业人士的认识也在不断进步。从最初的在主板市场上挂个“科技板块”,到学习香港准备在深圳搞个独立的创业板。现在则进一步认识到,中国当下缺乏的不是什么创业板,缺的是一块真正的“市场板”。真正的“市场板”一开始便要与国际通则接轨,并须充分汲取近年全球股市惨跌的教训,香港的联交所是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 

四、目前金融监管制度对“珠三角”金融业的影响

近年来,香港有心吸纳更多的内地企业赴港上市,但苦于四大问题没解决,无法展开手脚大做。     
这四大问题是:第一,港元与人民币资本项下的率先通兑问题,且要设计出防止国际游资袭击的避险机制;从资金规模的角度看,港元与人民币通兑后,外资银行就可以吸收中资企业和居民的存款,其人民币资金来源大大增加;同时,还可以从境外通过香港向我国输入大量的外币和外债,加上国际资本流动自由化的影响,不但会对中国的货币市场、汇市和股市造成巨大的压力,也会将国际金融风险和金融危机传入国内,加大国际资本对国内金融的影响,这些将会干扰中央银行的宏观调控与监管,其货币政策和信贷的效力会减弱,影响国民经济的结构调整和稳定发展,甚至影响金融业的稳定和安全
第二,香港上市成本过高,内地中小企业攀援吃力;新上市的企业在香港上市的成本主要包括专业费用、推广费用、首次上市费等类别。首次上市的融资费用占12.5%左右.。据估算,民营企业在国内主板上市,融资成本一般约占融资额的5%以上,以集资2亿元人民币计算,融资成本在1000万元以上。这一比例在美国纳斯达克是10%以上,而在香港则高达20%以上。即使是在香港创业板,费用一般也要达到1500万元人民币以上,融资成本占到融资额的10%至15%。 
 以香港创业板为例,据浙江凯源律师事务所甘为民律师介绍,香港创业板上市成本大致如下:保荐人顾问费约100万至200万港元;包销费(发行总股数的2.5%至4%);上市顾问费约120万至150万港元;公司法律顾问费约130万至150万港元;保荐人法律顾问费约80万至100万港元;会计师及核数师费用(视账目复杂程度)约70万至150万港元;估值费(不包括境外资产估值)约10万至40万港元;公关顾问费约25万至40万港元;招股书印刷费约40万至80万港元;股票过户登记费约5万至20万港元;收款银行收费约20万港元;中国法律顾问费约15万至20万港元;合计大约需要1000万港元左右(2002-9 中国包装技术协会)。
第三,香港不向中央政府交税,内地企业上市繁荣了市场,利益如何共享,这里有个积极性问题;
第四,香港监管内地上市公司,战线过长,须有内地方面监管部门的通力配合。

五、“珠三角”的金融发展对策

首先,“珠三角” 金融业的发展与整个中国金融制度的宏观大环境是密不可分的。因此,在宏观上,中央金融监管当局必须适当放开内地和香港的金融管制,加强两地的合作。金融监管方式要由原来强调行政审批的合规型监管,逐步转向以市场和法规为导向的风险型监管。2003年11月,中央政府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在“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框架下,允许香港银行业从事人民币的存款、汇兑、结算和信用卡业务,这是人民币离岸业务在香港的重要起步。随着有关制度框架的进一步明晰,香港开办离岸人民币业务的规模会迅速扩大,进而可能会对内地的金融改革形成推动。
人民币离岸业务对中国内地的积极意义显而易见。首先,香港人民币离岸业务的发展与人民币国际化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中国能够从人民币的国际化中获得可观的铸币税收益,可以扩大中国在亚洲地区的经济政治影响,这符合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总体战略。其次,在香港建立人民币离岸市场,可以形成一个市场化的人民币利率和汇率指标,为内地的利率体制和汇率体制的改革提供一个参照, 同时也在事实上会形成其进行改革的动力。这对“珠三角” 金融业的发展,无疑是个极大的促进。
 实际上,任何货币的离岸市场的发展,往往是针对货币发行国利率管制、资本项目管制的逃避而兴起的,因此自然会对货币发行国的一些金融管制措施形成一定的冲击和放松管制的动力。当前内地正处于利率市场化和放松资本管制的改革推进阶段,香港离岸人民币业务的发展实际上也从外部提供了一个深化改革的动力。
其次,在“珠三角” 方面来说,今后必须把金融业列为“珠三角”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予以扶持和鼓励,以广州为中心打造“珠三角”金融圈。加强与香港和澳门的合作。
这将有助于加快社会资金向产业资本转化的步伐,提高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和水平。筹备创业板,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新的渠道。
要创造条件,一是尽快出台有关扶持“珠三角”金融整体发展的产业政策,吸引香港更多的金融机构以及部分机构将部分金融业务转移到“珠三角”来。同时,应创造条件,积极支持“珠三角”企业到香港发行股票和借壳上市。 
建立香港、澳门、“珠三角”人才流动和交流制度,出台吸引高级金融人才的措施。加快国际金融人才培养和交流,有计划培养和引进一批高级人才。建立良好的激励机制,调动专业人才的积极性。 
打造穗深港金融走廊 。CEPA启动后,穗深港三个城市在金融业方面的合作日趋紧密。“大珠江三角洲经济圈”的制造业、服务业的大发展,必然要形成有国际影响的金融中心。目前,香港已经是国际性的金融中心,而广州、深圳的金融业也各具特色。以香港发达的金融服务业为龙头,以穗、深、港三地的金融机构为基础,以日益崛起的珠江三角洲制造业和其它产业为基本的服务对象,形成三地的金融机构相互交融、金融信息相互交流、金融政策相互协调、金融人才相互流动。
第三、金融创新 
要继续做全国的“排头兵”,继续保持领先地位,金融创新也必须继续走在全国前列。(一)“珠三角”进行金融创新的理论依据
西尔柏(W.L.Silber)从供给角度探索金融创新,他认为金融创新是微观金融组织为了寻求最大的利润,减轻外部对其产生的金融压制而采取的“自卫”行为。
  西尔柏认为,金融压制来自两个方面:一是政府的控制管理。这种因外部条件变化形成的金融压制会导致金融机构效率降低或机会成本增长,金融机构要通过逃避压制来尽量地降低其损失。二 ‘是内部强加的压制。是指金融机构为了保障资产具有流动性的同时有一定的偿还率,而采取的一系列资产负债管理制度,面对两个方面的金融压制,实行最优化管理和追求利润最大化的金融机构将从机会成本角度和金融企业管理影子价格与实际价格的区别来寻求最大程度的金融创新,这就是微观金融组织金融创新行为的逻辑结果。
以戴维斯(s.Davies)、塞拉(R.sylla)和诺斯(North)等为代表的金融创新理论认为,作为经济制度的一个组成部分,金融创新应该是一种与经济制度互为影响、互为因果关系的制度改革,金融体系的任何因制度改革的变动都可以视为金融创新。如政府要求金融稳定和防止收入分配不均等而采取的金融改革,虽然是以建立一些新的规章制度为明显的特征,但它的意义已经不是以往的“金融压制”,而带上了“创新”的印记。最明显的例子是,1919年美国联邦储备体系和1934年存款保险金制度的建立,都是作为政府当局为稳定金融体系而采取的有力措施,属于金融管制的一部分,但也可认为是金融创新行为。 
(二)从宏观角度看“珠三角”金融业为什么要创新
引发创新的动力主要来源于以下三方面:
1.客户方面。即客户要求银行办理某种业务而银行现有的产品和服务不能满足其需求,于是一线营销人员或柜台人员将客户的具体要求反映给业务主管部门,该主管部门牵头以客户需求为基础开始研发。
2.竞争对手方面。即竞争对手在市场上推出新的产品和新的服务,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后,在竞争对手产品和服务的基础上进行必要的改进和进一步优化,设计更为完善更具吸引力的新产品。
3.市场方面。即从市场状况、政策背景和宏观环境的变化为契机推出适宜的新产品和新服务。
金融创新自20世纪60年代初兴起以来,得到迅猛的发展,实践已经证明它的积极意义。金融创新在我国虽起步不久,但也显示了它的勃勃生命力,当前我国的金融业正面临深层次改革的关键时期,发展和推动金融创新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可以说它是21世纪我国金融持续发展的关键。
1、创新是发展的源动力,金融创新是金融业持续发展的基础。任何事物的发展都离不开创新,没有创新则只能停留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简单的扩张。金融业的发展也是如此,金融发展的动力源在于创新。从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我们可以看到金融业每一次前进都离不开金融创新的支持,货币的出现、现代商业银行的建立等金融创新都极大地推动了金融发展。金融创新的作用在当代表现得尤为显著,金融的国际化、金融的深化及至全球经济一体化,没有金融创新是不可能的。中国金融的发展同样离不开金融创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金融每一次发展突破都伴随着金融创新的脚步。
2、金融创新是解决我国金融矛盾的关键。我国实行金融改革多年,虽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仍存在着诸多矛盾,严重束缚着金融业的进一步发展。这些矛盾主要表现在:(1)金融市场不完善,首先资本市场结构不合理,一方面股权市场与债权市场失衡——前者规模小,后者规模大,另一方面债权市场自身失衡——国债市场相对发达,而企业债券和金融债券市场落后。其次是资本市场单一,只有深沪两个交易所,市场狭小。(2)独立的商业银行体制还未完全确立。我国虽已做出国有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变的改革决定,但转轨进展缓慢,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商业银行经营机制的真正确立还需时日。(3)银行与企业、政府的关系还需理顺。(4)金融监管机制还需进一步改善。中央银行的独立性还需加强,金融法规要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手段也要由行政性向主要以经济手段和法律手段转变。(5)我国国有专业银行的信贷资金严重沉淀,资本金不足,运营风险加大。目前我国四大国有银行发放的贷款中至少20%为呆坏账甚至更多,与我国金融法规规定的逾期贷款不能超过8%的规定严重超标。当前我国的金融改革已经到了由“破”到“立”的关键时期,解决所有这些问题必须发展金融创新,从金融市场、金融机构、金融监管方面的创新入手。用新的思维和管理模式去创造性地解决这些问题。
3.金融创新是我国金融与世界金融接轨的关键。当今世界金融业的资产负债管理方式、融资手段、经营理念以及金融工具与传统金融相比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金融业已逐步进入以高度发达的科技为基础的“知识经济”时代。我国的入世进程已经取得重大进展,金融业开放在所难免,要使我国金融业能与发达国家金融业竞争,“小米加步枪”的传统金融是绝对不行的。只有加快我国金融创新的步伐,一方面“拿来”其他国家优异的创新产品,另一方面开发适合我国的金融创新。从金融体制、金融市场、金融工具方面的创新入手,提高我国的金融综合实力,使我国金融业与世界金融业接轨。
4.金融创新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有效途径。近年来,由于金融监管不力导致银行倒闭的事件时有发生,著名的有“巴林银行事件”和“日本大和银行亏损案”等,使人们对金融创新产生怀疑,认为金融创新会加大金融运营的风险。实际上我们应该看到,金融创新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选择,就整个金融体系而言,有效的金融创新实际上提供了一种完全基于市场的风险化解和防范机制。首先,金融创新必然伴随着金融机构和金融工具的日益丰富,从而使金融部门能运用各种金融工具消化经营风险,这与冲销呆、坏账相比无疑是一个积极的方法;其次,金融创新的基本方向是融资的证券化、金融运行的市场化,使融资工具拥有很强的流动性,价格随市场状况不断波动,而这种波动对金融运行具有调节功能,能有效引导金融部门实现最优经营;再次,金融创新能推动资本市场向前发展,从而实现风险的社会分散化。当前我国银行呆坏账比例很大,经营风险增加,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引起外资金融机构的进入必然增大我国金融机构的运营风险,因此加快金融创新步伐,能促使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的多元化,提供市场化解风险机制,增加抵御风险的能力。
(三)“珠三角”金融业如何进行金融创新
 1.继续加强各级政府引导。如前所述,我国的金融市场不完善,金融机构建立不久,内部经营机制不成熟、金融工具简单、竞争并不激烈,追求利润和规避管制的内部创新需求并不强烈,单靠市场引导自发地进行大规模、深层次金融创新是不现实的。这就必须加强政府引导,用货币政策及宏观调控措施,形成金融机构进行金融创新的外部压力。
这一点,“珠三角”的各地各级政府现在都意识到了,成立的各级金融管理办公室便是最好体现。
 2.以体制创新为主线,发展和引进适合“珠三角”金融业发展的金融工具。金融体制的创新包括金融市场体制的创新、金融机构体制的创新以及金融监管体制的创新几个方面。加强金融体制的创新,对于完善金融市场,健全金融机构的内部经营机制,形成适合“珠三角”金融业发展的的监管体制具有重要的作用。我国早已确立发展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目标,金融创新也最终要回到以金融机构为创新主体,以市场为导向的金融创新模式,而培育完善的金融市场、金融机构、金融监管体制是这一模式的前提。体制创新的同时,开发和引进适合我国国情和“珠三角”金融业发展的金融工具,能够活跃金融交易,增加金融机构的收益。
3.衍生工具的引进和开发,要以市场规范化为前提。金融创新的主流是积极的,但任何事物都难免有其负面影响,金融创新也不例外。世界上因管理不善,而进行未授权的衍生工具交易导致亏损倒闭的事件时有发生,如著名的“巴林银行倒闭案”和“大和银行亏损案”等。我国前几年引进的衍生工具也因市场规范化建设严重不足,投机猖撅而大多归于失败。
因此“珠三角”金融机构在引进必要的衍生工具时,必须加强监管,同时配套必要的法律法规。
4.不仅要注重数量的扩张,更要加强质量的提高。我国现有的金融创新重点放在易于掌握、便于操作、科技含量小的外在形式的建设上,如金融机构的增设、金融业务的扩展等,而金融创新的主体素质不高、创新的内容比较肤浅,手段比较落后。“珠三角”金融业也不例外。因此在注重创新数量的同时,加强创新的质量,注意引进和开发先进的金融技术,提高创新的科技含量。

六、“珠三角”,仍是中国金融业的重要一极

    中国的区域竞争不是零和游戏,一个地区增长未必会损害另一个。对外国投资者来说,问题是先后次序与重点。大部分投资者都希望能同时在珠三角及长三角两个地区发展。对于本土导向的生产者,竞争及经济动力可能使市场整体数值膨胀,一个地区的发展,更多的是促进而不是阻碍其他区域的发展。竞争确是存在的,但无论如何,这都会推动香港及珠三角地区,去寻找一个放下歧异,谋求相互合作,共同发展的途径和机会。  
如今决策层恐怕也已看出来了,中国要打好国际经济牌,不管是“10+1”还是“10+3”,上海与深港两个金融中心是不多的。让“长三角”、“珠三角”竞争起来,共赴机遇,各展宏图,中国的事情就好办了。

参考书目:
1.Duquesne, P(1999):《中央银行的监管作用》,《银行业的稳健与货币政策》,中国金融出版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2.Padoa-Schioppa ,T(1999):《发达经济体监管标准的发展》,《银行业的稳健与货币政策》,中国金融出版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3.白钦先(2000):《20世纪金融监管理论与实践的回顾和展望》,《金融与保险》第8期。
4.李宏瑾、项卫星(2003):《论统一的金融监管体制及我国金融监管体制的选择》,《金融研究》第8期。
5.刘宇飞(1999):《国际金融监管的新发展》,经济科学出版社。
6. 孙长宇(2001):《金融创新与中国金融可持续发展》,《金融理论与实践》第5期
7. 巴曙松 杨光(2004):《从比较金融系统看中国银行业改革》,《国际金融研究》第1期
8.孙涛(2002):《国际金融监管的新进展》,《世界经济》第4期。
9.魏加宁(2002):《如何加强和改善我国金融监管体制》,《金融监管与金融改革》,谢伏瞻主编,中国发展出版社。
10.张俊喜(2001):《银行监管的组织架构研究》,《金融研究》第12期。
11.Barth, J.R., G. Caprio, Jr. and R. Levine(1998):“Financial Regulation and Performance: Cross-country Evidence”, OCC Economics Working Paper, November.
12Briault,C.(1999):“The Rationale for a Single National Financial Services Regulator”, FSA, Occasional Paper Series2.
13.Briault,C.(2002):“Revisiting the Rationale for a Single National Financial Services Regulator”, Occasional Paper Series 16.
14.Carmichael, J.(1999):“The Framework for Financial Supervision: Macro and Micro Issues”,Strengthening the Banking System in China: Issues and Experience, BIS Policy Papers No.7.
15.Ciocca,P.(2001):“Supervision: One or more Institutions?”,BIS Review 39/2001.
16.DNB(2001):“Structure of Financial Supervision”, De Nederlandsche Bank(DNB) Quarterly Bulletin, March, P.37-42.
17.ECB(2001):“The Role of Central Banks in Prudential Supervision”, European Central Bank.
18.Ferguson,R(2002):”Should Financial Stability Be an Explicit Central Bank Objective?”, Challenges to Central Banking from Globalized Financial Systems,Conference at IMF, September.
19.Lannoo, K(2002):“Supervising the European Financial System”, Center for European Policy Studies(CEPS) Policy Brief No.21.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