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文学论文语言文学论文 → 命运怪圈外的幽冥世界:读姚鄂梅的《真相》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命运怪圈外的幽冥世界:读姚鄂梅的《真相》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王丽琴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命运怪圈外的幽冥世界:读姚鄂梅的《真相》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命运怪圈外的幽冥世界:读姚鄂梅的《真相》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命运怪圈外的幽冥世界:读姚鄂梅的《真相》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命运的阴霾总是小说家笔端氤氲不散的幽灵,飘忽不定,捉弄世人——好人命途多舛,小人呼风唤雨,看客麻木不仁。姚鄂梅的长篇小说《真相》(上海文艺出版总社,2009)这个命运统摄场域中的一隅,只是零星地散落着几个怪圈。在这些怪圈之外,一个鱼龙混杂的幽冥世界却风云暗涌。在一个个怪圈的“真相”相继浮出水面的同时,一个隐遁于怪圈之外的幽冥世界亦若隐若现。

《真相》没有悬念疑阵的惊心布局,没有立体饱满的人物形象,没有紧凑动人的情节,在这个小说泛滥成灾的世界里,也许一不小心就长眠于废纸篓中。何以看似如是资质平平的一部小说,却令人咀嚼深味、再三省思?是主线人物连缀的命运怪罔诡秘的引力?还是怪圈之外某种不可抗拒的存在?显然,这种有意模糊化、弱化主线人物塑造而心思全在背景的手法,一如中国画的点染妙趣,于有无之间蕴涵大干世界。在《真相》这张预设的宣纸上,方兵、方圆、莫老师、苗苗、黄达、李安生这几个命运怪圈中的主线人物,只是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困厄者的缩影,平凡得有些平淡。即便是无数的巧合之下,他们之间的纠葛亦不曾纷繁难解。小说以长着一双可以看透人心的眼睛的方兵起笔,逐点晕染开一副长乐坪的世俗画。这幅画线条粗略,甚至画面的中心人物也只是寥寥几笔勾勒出的一个大致轮廓,背景更是疏淡无物。仅就表面看来,似乎并非上层之作。一旦跳进画里,置身其间,发现原来别有洞天。《真相》可谓一副深藏玄机的众生百相图,只是这玄机不在于几个主线人物的悲喜人生,而在于那些着墨甚少,甚至从未露面的陪衬人物。如强奸方圆的四个强盗、方兵在俱乐部做小姐时的熟客、小巷黑屋里的太婆、丰盛城里的老婆婆、培养市长助理等。这些一闪而过的人物涵盖了匪界、商界、政界以及此三界之外的平民百姓,组成了一个可谓牛鬼蛇神混迹的幽冥世界。在这个世界不可抗拒的外力作用下,方兵、方圆、莫老师、苗苗、黄达、李安生不得不退守到命运的怪圈中,死守住长乐坪这个最后的根据地。长乐坪则顺理成章地成了怪圈通向幽冥世界的神秘结界。

看得见的不幸尚有怜悯和同情慰藉,而看不见的不幸只有自己在暗夜舔舐伤口。李安生、莫老师、苗苗都是活在阳光下的倒霉鬼,方兵、方圆虽游走于光影之间,但至少其悲剧尚有一半浸润在阳光下。强盗、嫖客、培养市长助理这些蝇营狗苟地存活在幽冥世界的人,无论多么肆无忌惮、飞扬跋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背负着怎样沉重的枷锁而又不得救赎。小说中提到他们的文字平淡而稀少,他们甚至没有名字,只是个影子,倏忽而来,去而不返。但这影子就像一道留在心底的伤疤,无论时间如何淘洗,任何不经意的触碰都会隐隐作痛。方兵、方圆、莫老师、苗苗、黄达、李安生何尝不是带着旧伤活着的人。这些为命运捉弄的不幸者太清楚“怨愤”与“报复”在命运面前是何其苍白无力,除了咬牙忍受着生活的暴风骤雨,等待雨过天晴,卑微的生命似乎无心去抗争。当平凡地活着成为奢望的时候,悲剧就开始像瘟疫一样蔓延。姐姐离家出走、妈妈猝死、父亲坐牢、莫老师夫妇三天两头的问罪,一波接一波的变故,机关枪似的冲着仅读高二的方圆扫射。她从学校开始一步步退避,当她退到只得守住家里几间空荡的房间度日时,命运的屠刀又向她袭来。四个强盗破门而人,轮奸了方圆后扬长而去。方圆也好,漂泊四年的方兵亦然,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扭曲变态,所有掉进命运怪圈的人似乎都只是独自疗伤。而在怪圈之外,强盗、嫖客、培养市长助理依旧各安其道。

静水流深。《真相》平静的文字背后,各人都在秣马厉兵,一场“名利混战”一触即发。方兵、方圆、莫老师、苗苗、黄达、李安生似乎只是作者抛出的几个烟雾弹,旨在熏出些浊泪,清明一下世人的双眼,惊觉一个幽冥世界的存在,一场“名利混战”蓄势待发。

盗匪人室却能扬长而去,足见法治之无力,人心之冷漠。高楼越多,心墙越厚。公寓式住宅小区的盛行,在充分发挥土地资源使用价值的同时,又用一道道防盗门关住了无数的孤独。两户住家之间仅一步的距离,有的人却用了十年的时间也未曾走完。如是邻里,形同于无。无论多么完备的防盗系统,只要出自人手,就难免破绽。这些破绽的补救者,只能是人。方圆家发生变故后,如果邻居多些关心,她就不至于如是孤独无援;强盗破门人室,如是大的声响,如果邻居不是冷眼旁观,一个高二的小姑娘就不至于遭遇如是悲惨的蹂躏,这所有的“如果”在这个人心冷漠,法治无力的时代,理所当然地没有发生。当冷眼旁观成为一种习惯,盗匪就会是登堂人室的上宾,无数个方圆将是他们的盛餐。小说看似平静地陈述四个强盗对方圆做的一切,而揭开平静的语言掩盖的种种诘问,却让人不禁后背冰凉。法治何在?人情何在?何以同为弱者却要互相欺凌?

有钱的老总向来是俱乐部的常客,一边消遣,却又一边奚落讽刺,无异于人格分裂。这些满脸横肉的商人,一面斤斤计较,一面又挥金如土,在花天酒地中寻找一种虚无的慰藉。风月场合,历来都是男女逢场作戏的地方,除了虚情假意的应召女,便是花钱买醉的大奸商。这些烂醉如泥、满身脂粉味的大奸商一旦见到阳光,就即刻转了性,变了脸,正襟危坐,甚至还一本正经地奚落之前让自己醉生梦死的应召女。当方兵在长乐坪重逢了曾经的熟客时,她的新生活就在一阵奚落“黑天鹅”的笑声中走到了尽头。四年前,她无力开罪这些财神爷,四年后,她更不能开罪他们而成为整个长乐坪的罪人。这个世界,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几张纸压死一个人的事儿,随时都在发生。见到财神爷点头哈腰的又何止方兵,那些衣冠楚楚的政府官员更像训练有素的哈巴狗,围着主人摇头摆尾,前后转圈,然后叼着主人抛来的光骨头“汪汪”称谢。小说中虽然只是简略的几笔带过这些老总们,一份官商勾结的密件却分明公之于众。愤愤不平又如何?无能为力又如何?但凭一己之力妄图改变世事的英雄从来都以徒劳收场。更何况,小说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蠢钝到要做这样的英雄。一个凡夫盛行的时代,怯懦像癌细胞一样扩散,试问何为良药?

小巷黑屋里的太婆,从来只是个传说中的神秘人物。她像一个魅影般,在幽冥世界与长乐坪的怪圈中穿梭游走。她是走投无路的人最后的希望,但她从不关心自己抛出去的希望会不会开花结果。九十岁,大智亦大愚的年龄,与黑屋里的太婆结合在一起,既是对神秘性的解构,亦是世人的嘲笑。方兵妈,一个知识分子,不带自己的女儿去医院,而是每天从太婆那里端回两碗可以增高的“神水”;黄达教授,一个脑科专家,竟然求助太婆。如此悖谬的行为,难免让入觉得可笑。笑过之后,不免追问,何以至此?静思之后,不难发现一个庸医为患、医德败坏的医院,等同于屠宰场。人皆好生而恶死,又怎会无端去送死?合理的假想是科学进步的动力,一旦这假想变成了急功近利的妄想,动力就会转变成阻力。在一个人不可信,科学不可信的时代,人们无助得只能选择信“神”。

无论阳光如何均匀地洒向大地,总有些角落处在阴影里。在那些阴湿的角落,自然开不出娇艳的玫瑰,但并不妨碍绿油油的青苔蔓延。一如《真相》里方兵、方圆、莫老师、苗苗、黄达、李安生组成的命运怪圈与其外的幽冥世界并存。尽管不幸的阴霾始终笼罩着长乐坪的天空,但总免不了有一缕微光温暖人心。方兵在广州漂泊了四年,回到长乐坪后又被黄达教授的实验弄得疯疯癫癫。即便如是厄运连连,方兵最后和李安生的结合,总算给了这个饱经磨难的灵魂些许慰藉。方圆在最无助的时候有莫老师的关

[1] [2]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