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文学论文语言文学论文 → 《心随野蜂飞》的语言艺术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心随野蜂飞》的语言艺术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杨林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心随野蜂飞》的语言艺术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心随野蜂飞》的语言艺术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心随野蜂飞》的语言艺术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好的文学作品都非常注意语言的锤炼,都有属于自己独有的语言风格。当代著名作家贾平凹曾说:好的语言能直接传达出作家内心的情绪和情感。短篇小说《心随野蜂飞》(《小说选刊》2010年第10期)在语言的经营上,匠心独运,实现了艺术形式和内容完美的融合。

一.动词的巧用

动词,就汉语的语法规则来讲是最抽象的一类词,往往表示一个抽象的动作,没有自己的个性特征,也没有属于自己的色彩和情感。但是,动词一旦放在特定的语境中,就能焕发出惊人的魅力,生发出丰富的内涵,对渲染特定的氛围、揭示人物心理、乃至塑造人物的性格都能起到很好的表现效果。

小说一开篇,在写到城里来的栏目摄制组想要拍摄央金采蜂蜜的绝技时说“那帮家伙的目光肯定粘在她身上”,粘,原本指用胶质将物体固定在一起,强调的是物体与物体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作者在这里不用“盯”而用“粘”,非常夸张的写出了摄制组的记者们贪婪的、功利的目光.那种害怕央金消失不见,自己跟不上央金从而失去拍摄机会的心理尽显无遗。终于,一个摄影师好不容易拍得一组《疾如猿猴,飘如天仙》的照片在网上迎得惊人的点击率和转帖率之后,“更多的人像蜜蜂看到花丛一样扑过来”。由这个“扑”我们很容易想起饿虎扑食、飞蛾扑火这样一些动作性强的成语,人不是动物,却甚似动物凶猛,这样,就把当时这些摄影记者迫不及待,不拍誓不方休,甚至怕被人抢得先机的丑态形象勾画了出来,能唤起我们对当时那种特定场面的一种身临其境的感受,这一“扑”不仅扑得央金很烦,而且,我们还深切的感受到了作家的心绪,那种和央金一样的发自内心深处的厌恶之情。而当众多随之而来的摄影师中,一个大胡子摄影记者为了得到央金的帮助,达成拍摄的心愿,塞给央金八百块钱时,作者说当时的央金“差不多一下子呆掉了”。“呆”在这里不是说央金突然变成了傻子,而是说央金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在那种傻傻的、发楞的样子背后,是央金身上还淳朴的乡情民风的展现,很显然,央金不是嫌钱少,而是觉得给得太多,在她看来,太不可思议了!俗话不是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吗?也不过就是为了拍些照片,央金于是带着大胡子去幽深安静的森林深处拍摄了,虽然最终完成了拍摄,但过程并不顺,大胡子“被野蜂蛰开了花,肿得老高,大胡子一边嘶嘶倒吸着凉气,一边闭着眼睛往脸上洒药水”。这段叙述语最精彩的莫过如“嘶嘶”、“洒”这两个动词的巧用,“嘶嘶”突显了大胡子被蛰的痛苦状,场面感很强烈,未见其人,却闻其声。“洒”则把大胡子慌不择乱的狼狈相乃至卑微的人格淋漓尽致的渲染了出来。

作家在朴实的语言叙述中,并不过多的倾注自己的情感,他只是不断的选择一些非常精当的有表现力、有穿透力的动词去构筑小说的语言体系,但就是这种极其平常的语言材料,却能收到出人意料的表达效果,当然了,小说的作者在注重用动词搭建“小说大厦”的同时,并不排斥修辞的特殊功用。优秀的作家总归是一流的修辞家,虽然在我们这篇小说里,作家不轻易运用修辞,可一旦使用,却是形象之致。如“像尾巴一样跟着她”、“央金的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冒出了一张肿得像牛肝一样的脸”,这些比喻写尽了摄影记者庸俗、功利的众生相,和动词的使用真可谓各尽其用,相映成趣,起到了很好的语用效果。

二,句式的变化

在具体的行文策略中(语言角度),作家对于句式的选择,也是颇费周思的。这样的例子在小说中随处可见,其中,最有特色,最典型的莫过于作家在叙述央金和蜜獾、响蜜鸟之间关系的一段:

这两个家伙,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地上跑,领着央金游走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阳坡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顺着大峡爷吹进来,加上有阔绰的阳光,阳坡上森林茂密,树木巨大。一个女孩,一只走兽,一羽飞鸟,结伴在迷宫一样的林莽里穿行。

整段文字极富有画面感、色彩感,能迅速打开我们的想像空间,此刻,我们仿佛感觉到,在那个静谧的莽莽苍苍的林间,一只走兽正跟在一个阳光、淳朴的少女身后,而飞鸟则在水天云间一浪一浪的飞过,他们的步伐是那样从容,又是那样的优雅。画面是暖色调的、温馨的,同时也是动态的,但又不剧动的那一种,究其原因,不外乎这样两个:首先,阳光、树木等景物能唤起我们对色彩的一种十分清晰的感受,给人以视觉的冲击力;其次,在正常的叙述中,穿插短句,改变句子结构,打破了一贯的叙述节奏。作者不说“阳坡上有茂密的森林,巨大的树木”,而表述成“阳坡上森林茂密、树木巨大”,读起来立刻给人一种铿锵有力的节奏感、快感。在量词的选用上“一个”、“一只”、“一羽”不断变化,显得生动活泼、不呆滞。“一只走兽”不说成“一只野兽”,“一羽飞鸟”不用“一羽鸟儿”,也避免了叙述的沉闷之感。从长短句的语用功能来看,长句重在表意周密、严谨、精确,短句传递出来的则是一种简洁灵活的轻快之感。大量短句的使用,很自然的契合了当时那种特定的语境,在明亮轻快的言说之中,分明是温馨、纯朴、和谐的乡野生活的真实写照,这样一种诗意的生活在接下来的这段文字中得到了相当精致的体现:

脚下越来越松软,已经腐烂和来不及腐烂的落叶,共同织成一张厚厚的地毯,在央金看来,这样的林子最干净。

突然,树叶无风自响,簌簌簌簌,由远而近,紧接着就是一阵鸟翅扑腾的声音,自上而下,从央金的耳边一掠而过,谢天谢地,响蜜鸟回来了。

长短句的交错出现,富于音乐美感的叠词的使用,还有画面的动静有致,让我们聆听到的并不像是一段鸟儿普通的拍翅之声,而仿佛是一段来自自然深处的天籁之音。

至此,我们发现,文章中明显存在着两套语言系统,当作家在叙述森林、蜜獾、响蜜鸟、央金时,调子是轻缓的、明快的、和谐的,态度是友好的,当转而写到来自都市的摄制组的记者等人时,又是一幅厌恶的、调侃的、揶揄的口吻。这种对立,不仅在文章的字里行间间接的透露了出来,而且还有直接的场面描绘。譬如,当初写蜜獾看到大胡子摄影师时,蜜獾是“猛然一震,如同中了枪弹,僵住不动”,摄影师把长焦距镜头对准树冠时,“噗噜噜哧楞楞悉籁籁,几只鸟惊飞而去”和央金一样,蜜獾和鸟儿对来自城市的记者也是不友好的。他们之间的敌视,寓意着两种力量之间的对立,是乡野和城市两种文化形态之间的冲突,作家似乎在通过它精心构建的不同的语言体系,意在告诉我们,人与自然的和谐乃是一种最真实、最自在的状态,任何外在力量的干扰都是不合时宜的。

三,人物对话的对比

传统的人物对话,多半是交待故事的情节,优秀的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对话,则不仅起情节交待的作用,而且还要揭示人物心理,塑造人物性格。(贾平凹语)《心随野蜂飞》中的人物对话(语言),是以对比的方式完成人物性格塑造的。且看央金和次仁之间的一次对话:

央金说:你学坏了,跟城里的汉人学坏了。

次仁说:学坏了?没有啊,我没有学坏。我怎么学坏了?搞不懂啊!

央金说:还说没学坏?你看看你手机上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次仁有些疑惑,低头打开手机,只看了一眼就笑了:你说的是这个?这有什么?人家手机上都有啊,很流行的。

呸!恶心。

不恶心,穿了衣服的呀。

呸呸!那也叫衣服?

是衣服啊,这叫泳装。好了好了,我这就把它删掉,马

[1] [2]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