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艺术论文电影论文 → 情满边城

频道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站长推荐

情满边城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赵聪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情满边城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情满边城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情满边城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摘 要: 《红河》,是章家瑞镜头中的《边城》。影片以中越两种文化的交融地带为背景,选择一个越南的智障少女、黑帮老大,以及中国云南瑶族的世俗男子为主人公,展开了一段悲情的感情角逐:两段纠葛的亲情长跑和一段凄美的爱情之约。在这个100分钟的故事进行中,章家瑞打造了一个胶片中的诗性世界,而且完成了关于“情”的阐释、对失落的亲情的追寻、对纯美爱情的思考。
  关键词: 电影《红河》 散文世界 平行叙事 感情角逐
  
  2009年,章家瑞凭借电影《红河》荣获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张静初也摘得最佳女演员的桂冠。接着,《红河》以势如破竹之势获得首尔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入围夏威夷电影节,这些都成为对这部电影至高的评价和肯定。
  电影是影像的艺术,但文学性则成为一部出色电影的重要标志。电影批评家戴锦华曾指出:“电影和文学‘都是在现代意义上产生的叙事样式,而且,都带有某种大众文化的胎记,曾经作为最广泛的被接受和阅读的样式。’”[1]《红河》就是这样一部影片,异国文化的交融和冲突、越战的伤痕情结、少数民族的文化特色、小市民底层生活的缩影、小人物的悲剧命运,这些关键词都造就了《红河》的成功。而在这个100分钟的故事进行中,章家瑞落脚一个“传统社会”与“现代社会”交融的边界地带,打造了一个胶片中的诗性世界,而成功地完成了影片中关于“情”的阐释、对失落的亲情的追寻、对纯美爱情的思考。
  一、散文世界:纯真年代的诗性嬗变
  (一)胶片边城:现代社会的抒情边界。
  影片选取中越交界之处作为故事发生的地点,而在这名副其实的中国边界,成就了一个影像中的边城。这个边界小镇不似大城市的繁华,不似乡村的敦厚纯朴,却散发着浓浓的诗性气质。
  黑格尔认为传统社会,特别是乡土社会、田园社会是“诗的世界”,是抒情性赖以存在的根基。现代社会,特别是城市社会、商品交换社会,黑格尔称之为近代市民社会的“散文世界”,是叙事性赖以存在的根基。[2]
  红河,这介于传统社会和现代社会之间的交融地带,则成为章家瑞施展这一叙事美学经验的场所。
  “红河里有两条鱼,
  一个叫阿山,一个叫阿香,
  阿香是阿山的新娘,
  阿山是阿香的新郎。”
  影片伊始,就把影视中音乐表达的艺术和画面展开的艺术浑然为一体。巴拉兹曾说:“声音不仅是画面的必然产物,它将成为主题,成为动作的源泉和成因。换句话说,它将成为影片中的一个剧作元素。”[3]婉转的越南情歌开始在胶片中飘扬的时候,云南的边陲小镇宛如沈从文笔下的湘西,铺展出一片翠绿的边城。
  《红河》是章家瑞胶片中的边城,诉说着现代社会中一段关于亲情、爱情和纯真的感人故事。
  (二)纯真年代:阿桃——人间童话的绝妙演绎。
  安德烈·勒文说道:“在电影中,人们从形象获得思想。”[4]而《红河》中,则给观众提供了一个有着世外桃源色彩的主人公——阿桃。
  因父亲被越战时期埋下的地雷炸死,阿桃受到惊吓,从此,她的精神世界永远停留在6岁。智障给这个少女带来的,不仅是心理年龄上的童年,而且有在人涉世之初所拥有纯真的保留。
  因为智障,阿桃不像阿水那样精明,不像洗头房的其他女孩那样世故,不像妓女阿花那样因生活所迫而放荡,她纯洁得就像一个刚从童话世界走出来的公主,拥有一颗世人所不及的水晶之心。
  阿桃的纯真和美好,让奔波劳苦的人丝毫没有抗拒力。凶狠的黑帮老大沙巴,也只有阿桃可以靠近,给他按摩;沙巴面对阿桃,也会把自己不喜欢的槟榔塞进嘴里,发自内心地面带微笑;对手下丝毫没有人情的沙巴,会看中阿桃并想认阿桃做女儿。
  这些都源自于阿桃身上的纯真,在纷纷扰扰的世俗和贫乏的生活环境中,她的灵魂却如此枝繁叶茂。当世界转眼蜕变成黑白,阿桃却是那唯一鲜活的色彩,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将纯真和美好高举过头顶,我想,我们都会驻足与感动。
  二、平行叙事:感情世界中的双向角逐
  (一)亲情——两段纠葛的亲情长跑。
  格里菲斯是电影叙事法则的建构者,他所创建的三个层面的平行叙事在后来的电影中被作为普遍原则来应用,而在电影《红河》中,导演将“战争之殇”和“只如初见”带给亲情的两种不同体验平行交叉叙述,体现出一种独到的叙事艺术。章家瑞将平行叙事在亲情角逐中巧妙地展开:
  20世纪70年代,越南。
  为了帮女儿取回挂在林中枝头的红风筝,阿桃的父亲被越战时期埋下的地雷炸死,在失去父亲的惊吓和悲痛里,阿桃成长的大门也被戛然关上了。
  从此,在这个世界里,亲情陨落给阿桃带来生理上的永恒缺陷,无论岁月的年轮如何增长,阿桃的心理却始终是6岁。
  20世纪90年代,云南。
  静静的红河,将智障的阿桃从越南带到云南,从此,展开了一段亲情的角逐。在《红河》里,在阿桃对阿夏的恋父之情,以及沙巴对阿桃的父女之情的角逐中,属于一个女孩的亲情拉锯战开跑。
  1.战争之殇——亲情的失落。
  面对战争,《红河》的表现既是温和的,又是撕扯的。它静静地向曾经战争中的受害者致敬,通过感情这一因素展示了战争中亲情的失落,阿桃和沙巴就是例子。
  阿桃的爸爸曾经参加过越战,却最终葬身于越战时埋藏的地雷之下,因为战争,阿桃失去了父亲,也变为智障。一颗痣,一顶帽子,一个小铁盒,成为阿桃印象中对于父亲的所有记忆;而一段唯美的童谣则成为阿桃遭遇亲情之殇和爱情之痛的见证,它在片头和片尾响起,用回环的方式成为这个女孩的感情生活的注脚。黑帮老大沙巴也参加过越战,在战争中失去了一条腿,也因此没有儿女。在这位因走私香烟而家财万贯的黑帮老大的生命里,亲情是一把没有温度的座椅,始终空无一人。
  战争不仅给阿桃和沙巴的生理造成了残缺,而且给他们的心灵留下了永远之殇——亲情的匮乏。导演高超的笔法,用阿桃和沙巴两个形象,就代表了在越战中无数失去女儿的父亲,以及失去父亲的女儿,没有夸张、没有铺叙,战争之殇就在无言的镜头中赤裸裸地展现出来。
  阿桃在阿夏的身上寻找着父亲的影子,沙巴在阿桃身上注入着父亲的情感。但同受战争之痛的这两个越南人,在亲情长跑的路上,并没有功德圆满——沙巴的行事方式并没有赢得阿桃这个女儿,而是死于阿桃手中的枪下——沙巴对阿桃难以言语的感情,最终也在误解中分崩离析,空留下一片唏嘘。

  在追寻亲情的长跑中,沙巴和阿桃的悲剧性遭遇,变为一种硌人的心痛,在心底弥漫开来。
  2.只如初见——亲情的转身。
  与沙巴认女平行的另一条线索,是阿桃对阿夏的亲情长跑。
  在姑妈的发廊做清洁工的阿桃,在警察的追逐中撞进阿夏的家,于是,这位纯真的越南女子认定带着一顶帽子、眉间也有一颗痣的阿夏就是他的爸爸。
  阿夏是一位以经营卡拉OK为生的中年男子,四十多岁还未曾结婚,他世俗、好色、贪财。
  就是这样一个迷失在物欲的现实世界中的世俗男子,却在阿桃的亲情追逐中心灵苏醒,转身为纯洁和善良的守护神。阿夏对阿桃也起过“邪念”,他可以当着阿桃的面把和自己厮混的阿花带回家,阿桃一度是他赚钱的工具而已,但是,在得知沙巴要将阿桃买走之后,阿夏是如此的奋不顾身。
  而在这场错误的亲情长跑中,阿夏找回了他人性最宝贵的东西——大爱。阿夏对阿桃的感情,在那之时说不上是爱情,也谈不上亲情,却是人间的一种大爱和关怀。而这种转变,正是那个宛如从童话世界中走出的阿桃所带来的。
 

[2]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