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艺术论文电影论文 → 牢房中的性别困境——《蝴蝶女之吻》从小说到电影的改编研究

频道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牢房中的性别困境——《蝴蝶女之吻》从小说到电影的改编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牢房中的性别困境——《蝴蝶女之吻》从小说到电影的改编研究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牢房中的性别困境——《蝴蝶女之吻》从小说到电影的改编研究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牢房中的性别困境——《蝴蝶女之吻》从小说到电影的改编研究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摘要】 赫克托·巴本科1985年的电影《蜘蛛女之吻》在小说原著的基础上,对人物角色、故事情节和场景安排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改编。改编后的电影版不但延续了小说的中心主题,并且把情节剧与其受众的关系表现得更为尴尬和讽刺。这部电影利用情节剧来反情节剧,从而加重了对主流意识形态的批判力度。

【关键词】 《蜘蛛女之吻》 女性 跨性别 情节剧 改编

1976年出版的西班牙文小说《蜘蛛女之吻》[1](原名日beso de la mujer arana,英译Kiss of the Spider Woman)是阿根廷作家曼努埃尔·普伊格(Manuel Puig)的第四部作品。这部对话体小说手法新颖,它标志着普伊格“新叙事”技巧的成熟。《蜘蛛女之吻汗1979年被翻译成英文,陆续在英国、美国等西方国家出版,但是此小说真正引起关注还是在其电影版上映后。电影《蜘蛛女之吻>XKiss of the spider woman,1985)是阿根廷裔巴西籍的导演赫克托·巴本科(Hector Babenco)进军美国影坛的第一部英语电影,这部作品在法国戛纳电影节上放映后好评不断,并且在同年的金球奖和奥斯卡上获得多项提名,饰演莫利纳一角的威廉·赫特(william Hurt)更是获得当年奥斯卡最佳男主角。1946年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赫克托·巴本科是后“巴西新电影”(post-Cinema Novo)[2]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在其30多年的导演生涯里一直着力于探讨社会文化当中的各种冲突和矛盾,从1981年的成名作《街童)(原名Pixote-A lei do mais fraco,英译Pixote-The Survival of the Weakest)开始,政治、性和权力一直是其作品的核心主题。其中《街童》、《蜘蛛女之吻》和2003年的《卡兰迪鲁》(另有译名《监狱淌血》,原名Carandiru)被视为最有“巴本科风格”的监狱三步曲。《蜘蛛女之吻》在国际上的成功是巴本科导演生涯的一大转折,此后他大部分作品都主要面向英语系观众,着力去挖掘跨文化影像表达的多种可能性。

《蜘蛛女之吻》的电影版改编一直被认为是成功的,因为这部号称为美国电影史上第一部独立制作的电影将一切敏感话题处理得合情合理,具有一种微妙的情感张力。《蜘蛛女之吻》小说的叙事主题有性与权力、女性意识、政治运动等,而1985年的电影版试图再现小说内蕴,并做了一定程度的改编。目前的研究聚焦于小说和电影的文化研究和批判,而笔者则是回到电影本身,以电影为主要研究对象,认为电影版在改编之后,实际上加重了对主流意识形态的批判力度。本文拟对影片中戏中戏和戏外戏两条叙事主线进行分析,结合具体的场景说明导演是如何运用各种影像符码,强调和深化了原作对主流浪漫爱情剧的批判态度,从而证明电影版比小说更深入地突出了传统性别机制以及异性恋霸权的吃人现象。

一、戏中戏的女性

小说是从3个层面上进行叙事的,一是角色所处的现实世界,二是莫利纳所讲述的电影世界,三是角色的精神世界(心理活动)。三条线索互相交叉作用,打破了有限的时间和空间,营造出一个封闭却又开放的微观世界。莫利纳这个生理上的男性为了打发在牢房里的时间,主动要求向同样为男性的瓦伦丁讲述他钟情的情节剧。尽管身为激进革命分子的瓦伦丁很不屑于那种“低俗无聊”的电影,但是他并没有阻止莫利纳。小说中莫利纳一共讲述了6部电影,电影版只保留了纳粹宣传片《命运》,却把原著中蜘蛛女意象扩充为另一部戏中戏的女主角。通过对戏中戏的改编,女性变得更为可悲无助,她们的立场也更加微妙尴尬。

首先我们看到了这部影片对情节剧女主角的改造。小说通过莫利纳之口,将《命运》的女主角雷妮描绘成一个柔弱高贵的女神。“每当我回忆起她唱的那首歌,心里就感到恐惧,因为她唱歌时,目光空虚缥缈,没有露出幸福的眼神。你别以为她很幸福,不,她露出惊恐的神情:同时,又显得无力自卫,屈从于命运的样子。”[3]“她既像一位女神,同时,又是一个感情脆弱的女人……”[4]。雷妮个性中的敏感、脆弱和不安因素注定其在与男性的关系中只能处于被动、压制的位置,俨然一个理想的男性情欲对象。可是电影版却把这个被莫利纳称赞被“世界上最迷人的女人”,塑造成一个具有双性气质的中性化女星。

普伊格在接受采访时曾表明,雷妮的原型是三四十年代风魔全欧洲和好莱坞的瑞典女歌手札瑞·朗德尔(Zarah Leander),《命运》的构思主要来自札瑞1942年参演的第三帝国宣传片《伟大的爱>XDie grosse Liebe,英译the Great Love)[5]。但是由于文字的间接性和不可看性,读者无法从文字片段中组合出札瑞的形象,结果小说中的雷妮只是简单复制了传统浪漫爱情节剧女主角的形象。可是电影版就充分利用视觉音效地再现了雷妮与札瑞的神似。札瑞的银幕形象一向冷艳高傲、独立自信[6],她那沙哑低沉的歌声使得她散发出一种中性美。长久以来她都是众多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的模仿对象,尤其受到非异性恋男性的欢迎。美国学者Alice A Kuzniar说这位女歌手之所以能成为广大非异性恋者的偶像,是因为她整个形象就是一道跨性别的奇观:“这道跨越社会性别的奇观带来了某种脱离异性恋秩序的解放:一个拒绝与这女性外表和感受产生共鸣的男人,一个拒绝发出男性声音的女人,这使得她的表演就像一个男人在向另一个男人唱情歌。假如你对呆板的异性恋霸权感到不满,你就会对她男性化的音色以及她在情节剧里矛盾过度的表演这两者的对比产生认同感。”[7]电影版中饰演雷妮一角为巴西著名女演员索尼娅·布拉加(Sonia Braga),她在里面的表演经过了普伊格本人的指导,刻意模仿了那位中性歌女:同样低沉沙哑的音色、僵硬呆板的脸部表情、夸张变形的肢体动作。这样变相的易装和非写实表演似乎可看作是一种对主流电影叙事机制的嘲弄和颠覆。因为索尼娅的表演留下了十分明显的做作痕迹,观众与戏中戏的距离顿时被拉开了,以致观众难以产生认同感和代入感。一旦保持了距离,观众有可能理性清醒地观察戏外戏的莫利纳,这为后来对他愈发主观化浪漫化的复述定下了批判的基调。

另一部点题的戏中戏——《蜘蛛女之吻》中蜘蛛女的形象则是完全属于电影原创。在小说里,蜘蛛女意象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在莫利纳与瓦伦丁的对话中,另一次则是在瓦伦丁的梦境里。两人面临分离时,莫利纳希望瓦伦丁能跟他接一次吻。莫利纳问瓦伦丁是不是对与他接吻感到恶心,瓦伦丁回答道:“嗯……也许是怕你也变成一只金钱豹,就像你给我讲的第一部电影中的那个女人那样。”[8]莫利纳说自己并不是金钱豹女人,然后瓦伦丁就说莫利纳是蜘蛛女人,“用自己的网擒获男人”[9]。而在小说结尾处,瓦伦丁梦见自己与一个女人做爱后看了一部小电影,电影的主角正是一个身上长出蜘蛛网的女人。蜘蛛女作为坐以待毙、悲惨孤单的金钱豹女人的对立面,象征着一种女性\捕猎者\主动,男性\猎物\被动的两性关系,而且,谜一样的蜘蛛女意含了不可捉摸的女性奥秘。她的一切行为缺乏前因后果,迷离的表象阻碍了他者对其内心的深入。而电影版里,蜘蛛女故事的讲述者却成了莫利纳,戏中戏糅合了小说中瓦伦丁的梦境。蜘蛛女身上的主动性被抹去,作网自困的她只能如深闺怨妇般,在无人的热带小岛上等待猎物的到来。

二、戏外戏的跨性别者

一般评论[10]都把莫利纳与瓦伦丁看作是多组二元对立的身份集合:同性恋与异性恋、反革命与革命分子、女性气质与男性气质、情感与理性、大众文化与精英文化,两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牢房)通过电影相互交流理解,打破现存的界限,最后

[1] [2] [3]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