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艺术论文电影论文 → 从文字到镜像——由小说和电影《时时刻刻》谈起

频道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从文字到镜像——由小说和电影《时时刻刻》谈起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从文字到镜像——由小说和电影《时时刻刻》谈起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从文字到镜像——由小说和电影《时时刻刻》谈起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从文字到镜像——由小说和电影《时时刻刻》谈起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摘要】 作为不同的叙事媒介,文字与镜像有着美学与叙事的共通性,但二者的表意与叙事方式又存在着差异。电影《时时刻刻》的成功使我们看到,电影改编不是原著故事情节的简单浓缩或一对一式的从故事要素到形象的简单转换,小说叙事有小说叙事的魅力,而电影叙事也有电影叙事的魅力,无论是何种体裁,他们都扬长避短,依据各自独特的表现手法在各自的交际语境中展现着自身的魅力。

【关键词】 《时时刻刻》 改编 叙事对比

发表于1998年的小说《时时刻刻》是美国作家迈克尔·坎宁安的得意之作,发表当年这部小说便被《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波士顿环球报》、《芝加哥论坛报》和《出版商周刊》评为1998年最佳小说,并获得了1999年的普利策奖及笔会/福克纳小说奖。在2002年末,同名电影《时时刻刻》也被好莱坞搬上银幕,旋即获得了2003年奥斯卡、金球奖及英国学院奖,及各个奖项的多项提名。

毋庸置疑,无论是作为小说还是电影,《时时刻刻》都成功地讲述了处于不同时间和空间的三个女人一天的经历。1923年的伦敦郊区里士满,著名的女作家弗吉尼亚·吴尔夫和丈夫伦纳德正在此处修养,在治疗精神衰弱的同时,吴尔夫开始构思、创作其作品《达洛维夫人》,这天姐姐瓦尼萨带着三个孩子从伦敦来看望弗吉尼亚,陪她度过了一个下午。1949年的洛杉矶,家庭主妇劳拉·布朗正在阅读小说《达洛维夫人》。这天她准备为丈夫做一个生日蛋糕,女邻居基蒂登门拜访,诉说她被查出丧失了生育能力,女友走后,劳拉驱车将儿子送到保姆家,自己则来到一家旅馆并意图自杀,但最终改变了主意回家为丈夫开生日晚宴。二十世纪末的纽约,编辑克拉丽莎和同性女友及已上大学的女儿生活在一起。这天她打算为身患艾滋病的前男友理查德准备派对,庆祝他荣获一项重要诗歌奖。理查德称她为达洛维夫人,因为她和《达洛维夫人》中女主角的名字一样,都是克拉丽莎。下午她去看望理查德,准备带她去参加派对,但他却在她面前从窗口跳了下去。

小说《时时刻刻》采用互文手法将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吴尔夫的故事与另外两个现代女性的生活编织在一起,讲述了处于二十世纪不同年代、不同地点的三个女人一天的经历。在这部作品中,作者传承了吴尔夫的意识流写作风格,关于三位女主人公心理活动的描写占据了整部小说大量的篇幅。改编后的影片基本上保留了原小说的故事、情节和结构,以一本书及三个女人一天的生活为线索,运用超现实主义时空观,巧妙的利用片断式的“平行蒙太奇”手法将这三个处于不同时空的人物和故事融于一体,成功地呈现了原小说的的主要精神,同时,又展现了它自身的独特神韵。

格里菲斯曾说过:“我试图要达到的目的,首先是让你看见。”(乔治·布鲁斯东.1981:1)不知是偶然还是巧合,康拉德也曾在其《黑水手》的序言中说过几乎完全一样的话:“我试图要达到的目的,是通过文字的力量,让你们听见,让你们感觉到,而首先,是让你们看见。”(乔治·布鲁斯东,1981:1)然而,格里菲斯和康拉德所说的“看见”是两种不同方式的“看见”——文字使读者通过头脑的想像来看,而镜像使观众透过肉眼的视觉来看,即,人们通过文字构成思想形象,透过镜像构成视觉形象。而视觉形象与思想形象所构成的概念之间的差异则构成成了电影与小说这两种手段之间最根本的差异——小说以文字传达意义,而电影则借助于画面、音乐和台词等。由于将小说改编成电影需将文字意象视觉化,是由一种形式转换成另一种形式,因此在电影改编过程中对原著作若干改动是不可避免的。这种改动可能是“小说化”元素的抛弃,也可能是“电影化”元素的加入。

在电影中,用镜像来传达抽象的心理活动,恰恰是最难取得成功的一点。毫无例外,电影《时时刻刻》只能“抛弃”大部分原著中用于刻画人物内心世界的心理描写。原著小说序场后,三个女人首次登场之后均是大段的心理描写,这些心理描写交待了人物的前史、心理状态及人际关系。影片将这些心理描写进行了删除和改编,曾加了三个女主人公的伴侣回家的细节,除去交待了三个女人各自的婚姻状况外,也加强了与三个女人自我意识对立的男性角色之间的意义连结,从吴尔夫先生、布朗先生到萨莉,从男性伴侣到女性伴侣:增加了医生的角色,用医生与吴尔夫先生的对话交待了吴尔夫的精神病况:另外,影片还改编了花店老板与克拉丽莎的对白,删除了原著中两人对于街上拍片女明星的讨论,改而通过对理查德小说的交谈,交待了理查德小说中的女主角就是克拉丽莎这一故事背景。这些改编成功地弥补了删除掉的心理描写所起的作用,既交代清楚了人物的背景,也强化了原著中描写较少的男性角色,从而为影片中处于男权社会中附庸地位的女性所受到的桎梏和压抑这一主题起到了对比作用。

除却媒介自身叙事方式的差异,电影改编还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如屏幕时间限制、观众倾向及电影创作人解读原著的角度等。要把一部内容复杂的小说搬上屏幕成为两个小时左右的电影,并精确的表达原著的精髓,原著中的一些次要内容、次要人物必然要被删减。

原著小说中,大篇幅的心理描写展现了吴尔夫在在以爱为名的禁锢和想往的自由之间的垂死挣扎。由于时间的限制,影片不可能将吴尔夫所有的内心独白全部显现在观众面前:相反,影片必须要在有限的时间内有效地传达出书中吴尔夫的困苦与挣扎。当吴尔夫散步前,吴尔夫先生说,“如果我能在上午散步,我一定是个快乐的男人”(The Hours.2002):瓦尼莎离去前,吴尔夫问她:“你认为我有逃走的一天吗?”(The Hours,2002)瓦尼莎离去后,吴尔夫独自一人无望的落泪。这些新增的台词和情节,充分展现了吴尔夫先生对吴尔夫的禁锢以及吴尔夫所受到的压抑和自我挣扎。吴尔夫来到车站与买票回伦敦时,吴尔夫先生追来,在原著中,吴尔夫并未让吴尔夫先生知道她欲逃回伦敦的想法。而在影片中,面对吴尔夫先生的阻止,吴尔夫强烈反抗,两人产生了激烈的争执。“我受够了这种监视!我的生活已不属于我自己,我过着一种我不想过的生活!……让我在里士满和死亡间选择的话,我选择死亡!……你不能通过逃避生活来找寻平静。”(The Hours,2002)吴尔夫的对白清晰地表达出,她所受到的精神压抑和桎梏已达到高潮,她强烈表达了她的反抗和反抗到底的决心。影片的这一改编,强化了戏剧效果,十分适合电影的形式。观众也更加清晰地感受到深处桎梏中的吴尔夫的痛苦,以及她为寻求自我所作的强烈反抗。

克拉丽莎带着花去看望理查德这一情节中,原著小说中大多是以克拉丽莎的视点和心理情绪描写的.而理查德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在影片中,克拉丽莎的所有心理活动均被删除了,取而代之的是她和理查德之间的对话和情绪。借着理查德认为自己是因病得奖这件事,无论是对白还是表演的处理,都加强了理查德的愤怒情绪,更符合他处在疯狂与崩溃边缘的形象。另外,影片中新增的部分理查德的对白则清晰的地呈现了电影(也是原著)的主旨。“哦,达洛维太太,总是举办派对来掩盖寂寞!…你这样已经多久了?几年了?来到这间公寓?你自己的生活呢?莉萨呢?你就不想想你自己,如果变成那样,你怎么办?”(The Hours,2002)通过这些对白,我们看到表面上“自由、独立的”克拉丽莎实际上一直被困在旧情人查德的情感桎梏中。

理查德的旧情人刘易斯来到克拉丽莎家,原著

[1] [2]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