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艺术论文电影论文 → 喜剧意识的萌生与背反性矛盾的建构

频道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喜剧意识的萌生与背反性矛盾的建构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喜剧意识的萌生与背反性矛盾的建构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喜剧意识的萌生与背反性矛盾的建构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喜剧意识的萌生与背反性矛盾的建构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喜剧意识是主体超越背反性矛盾并从中获取生之欢乐的审美感悟和生命体验,这是一种非常精细的审美感知力,它在人类社会实践和审美积淀中逐步形成发展,成为审美主体把握和建构喜剧性矛盾的主导因素。主体喜剧意识的萌生与背反性矛盾的发现相伴而生,西方从荷马时代的神话传说至阿里斯托芬之前,中国从远古的神话传说至先秦诸子的寓言、散文等,就已经有了背反性矛盾的揭示和喜剧意识的萌生,自此形成了中西方异中有同的喜剧传统。
  [关键词]喜剧意识;背反性矛盾;审美建构
  [中图分类号]I0-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518X(2010)02-0101-07
  修 倜(1953—),女,文学博士,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文艺学、影视理论。(湖北武汉 430079)
  
  深刻的喜剧性根源于事物内在的背反性矛盾。人与现实喜剧审美关系的建立,主要取决于审美主体发现和感知背反性矛盾并从中获取喜剧性欢乐的某种意识和能力。喜剧意识或主体的幽默感,实质上是主体超越背反性矛盾并从中获得生之欢乐的审美感悟和生命体验。这是一种非常精细的审美感知力,它在人类长期的社会实践和审美积淀中逐步形成、发展,并内化为人的某种生理结构和心理机制,因而成为审美主体把握和建构喜剧性矛盾的主导因素。主体喜剧意识的萌生与背反性矛盾的发现相伴而生,尽管喜剧艺术发展至今,已经很难对喜剧意识的缘起作出明确的时间界定,但我们仍然可以明显感受到:西方从荷马时代的神话传说至阿里斯托芬之前,中国从远古的神话传说至先秦诸子的寓言、散文等,就已经有了背反性矛盾的揭示和喜剧意识的萌生。本文拟由此溯源,对中西喜剧意识的萌生及其对背反性矛盾的建构略作探讨。
  
  一
  
  法国学者让•诺安曾举重若轻地勾勒出一部《笑的历史》,他不仅评述了历代哲人的笑论,还分析了东、西方人带有不同民族特点的笑。从他所认定的几个世界“第一”,即第一个“笑”、第一个“戴绿帽子的人”、第一个“顽童”、第一个“双关语”以及“哭泣的小丑”来看,早期人类喜剧意识的萌发与背反性矛盾的发现与建构是相并生的。
  让•诺安认为:世界上的第一个笑是“荷马式的笑”,它源于奥林匹斯诸神每日饮宴后那“无穷无尽的欢乐之中”。故事发生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第一章的末尾部分:赫淮斯托斯是宙斯与赫拉女神的儿子,在父母的争吵时,他想从中斡旋,以维护自己的母亲,盛怒之下的宙斯却抓住他一只脚,把他扔出天门之外……于是,在后来的神话中,他永远变成了跛子。几天之后,当宙斯再次震怒、赫拉垂泪时,赫淮斯托斯又想安慰母亲,他把一只精致的酒杯送到母亲面前。赫拉微笑着接过杯子,赫淮斯托斯又去服侍其他的神,轮流为大家斟酒。而那些快乐的神,看见他在大厅上一跛一拐地来去奔忙的情景,都禁不住哄堂大笑起来。三千年之后,人们依然以歌声嘲笑瘸子:看她沿着河边走,前仰后合瘸着腿……对此,让•诺安不胜感叹:“世界上第一个笑乃是由一个生理上缺陷而引起的!其后多少世纪中,人们还将继续多少带点恶意去嘲弄驼背、矮子、结巴、聋子乃至所有稍有残疾的人。”更可叹的是,在荷马的故事中,赫淮斯托斯不幸的夫妻生活也成为众神嘲笑的对象,当他得到太阳神的通知而捉奸在床,并怒气冲天、大声咆哮着诉说自己的不幸时,众神不但没有一个人指责这件丑事,反而都笑了起来,而且笑声洪亮,还有人羡慕不已,并高呼“爱情万岁!”因而,让•诺安慨叹道:赫淮斯托斯真是世界上所有“被嘲弄的人”的鼻祖!“由此诞生了两个最主要的永恒的笑的主题:生理上的缺陷与感情上的不幸。”[1](P77-81)让•诺安的分析确实独具慧眼。换一个角度来看,众神的哄堂大笑亦不无道理,因为赫淮斯托斯一跛一拐走路姿势是不协调的、非常态的,明显有悖于古希腊人注重人体美的观念;妻子红杏出墙,他却浑然不觉,这不应有的失察与疏忽,终使他自食苦果;赫淮斯托斯作为当事者自然是痛苦不堪,而那些恣意享乐的众神却恰恰相反,他们只看到婚外的“美好爱情”,于是,赫淮斯托斯的痛苦,也就成了众神寻欢作乐的笑料。这表明,荷马时代的早期人类已经在精神上超越了个人的缺陷与不幸,并从中体验到生之欢乐;同时,喜剧意识萌生之初,就明显同审美对象自身以及审美主体与对象之间的背反性矛盾密切相关。尽管众神对生理缺陷和他人不幸的嘲笑,还带有早期人类自我认识的局限,即他们所观照到的可笑对象主要还停留于较为外在的身体形貌和本能欲望上,这种坐岸观火而缺乏自省意识的笑,在某种程度上带有幸灾乐祸的成分。
  关于“顽童”的逗笑话题,是说宙斯和玛丽的宠儿赫尔墨斯,当他还是新生儿的时候,就偷了50头神牛,为了弄乱足迹,他赶着牛群让它们倒着走,然后把牛藏在山洞里,随后他又悄悄溜回住处,若无其事地躺在自己的摇篮里。当大哥阿波罗抓住他时,他拼命挣扎,还以宙斯的名义发誓,硬说自己什么都没干。阿波罗气愤地向宙斯告状,宙斯却放声疯狂大笑,对这个早熟的淘气鬼赞不绝口。这里,顽童之神的超常行为不仅因人小鬼大而构成自我背反,又与成人心目中正常儿童的观念形成背反,所以在他的父亲看来,儿子的恶作剧既好笑又可爱。
  “无人”的双关语出自荷马史诗《奥德修纪》,说的是奥德修在返乡途中,遇到了吃人的独眼巨人波吕菲谟,就骗他说自己的名字叫“无人”,并在波吕菲谟醉梦中刺瞎了他的眼睛。于是,波吕菲谟发出恐怖的叫声:“噢,上帝,谁在杀我?‘无人’!”此话在不明底里的人听来,其明显的含义是“没有人”杀我,而实际的所指意义则是名为“无人”的杀手刺伤了我,由此构成了一语双重含义的相互背反,即“自语相违”的笑话。
  显然,上述由背反性矛盾而引发的笑,已不再是酒足饭饱的享乐,而是有了某种耐人寻味的喜剧意味。于是,在古希腊人通宵达旦或夜以继日的宴会上,顺理成章地产生了专门以讲笑话为职业的“小丑”。据说,某小丑在一次宴会上所讲的笑话引起审美疲劳而未能使客人们发笑时,他担心无人再请他赴宴而从此失业,居然大哭起来,不料这哭声反而招来了众人的大笑和安慰,直到人们答应他的请求而纷纷起誓,保证以后听到他说话就发笑时,小丑菲利浦才重新喝起了菜汤[1](P91-93)。这个“哭泣的小丑”掌故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因为小丑讲笑话却无人发笑,伤心的哭声竟让人哈哈大笑,这出人意料的背反性矛盾造成了喜剧性的效果。接踵而至的还有,古希腊由“萨提洛斯剧”发展而来的戏剧形态的喜剧;甚至早在阿里斯托芬之前近一个世纪,古希腊人“就知道如何使观众发笑”。在雅典,“在政治家们或多或少的支持下举行的戏剧比赛中,就已经产生了喜剧和滑稽剧”,尽管在演出比赛中,喜剧还只是悲剧的三分之一。[1](P100)这说明,在喜剧情感的表达上,古希腊人已经建构起“戏剧喜剧”这一在当时条件下较为完备的大众化的艺术表现形式。

以上由柏拉图转述的苏格拉底的喜剧论,从客观上来看,基本上合乎古希腊至阿里斯托芬的喜剧创作实践。其独到之处在于:其一,它敏感到某种背反性的矛盾,即“无知”者真实的自我与其想象中的智慧、美貌和优良品质之间的背反,以及“无知”者的自我认知与他人看法之间的背反,前者属于喜剧对象自身的背反,后者是喜剧对象与某种社会观念之间的背反,正是这双重的背反性矛盾,使“无知”者陷

[1] [2] [3] [4]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