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艺术论文电影论文 → 儿童与拯救

频道栏目导航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站长推荐

儿童与拯救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儿童与拯救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儿童与拯救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儿童与拯救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摘要 儿童作为拯救人类的希望和象征在不同时期的各类文学作品里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表现和张扬。在2009年的新片《先知》里,儿童却无力再次担当起拯救的重任而只能作为被拯救的对象。《先知》里儿童意识的转变不是人类对儿童的失望,而是对自身处境的忧虑。
  关键词 儿童 预见 拯救
  
  影片《先知》作为2009年的新片,在三月份上映的一周内就创下了当周北美票房冠军的记录。在3000多家影院上映,当天就获得了890万美元的票房。主演尼古拉斯·维奇也再度受到人们的关注。当然,这部影片的高票房收入的同时。也引发了人们对它的纷纷议论。褒贬不一的评价有的关于影片的特技效果,演员的表演技能,还有故事情节的套路等等。在这里,笔者主要是对影片里流露出的儿童意识进行阐述,并论述由此体现出的一种普适性的文化心理。
  《先知》的情节的确并不鲜见。尼古拉斯·维奇主演的物理系教授约翰无意中看见了五十年前留下的时间囊里一封写满数字的预言信,并解读出其中所隐含的预言,即一个个已经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人类灾难。这个发现一方面使他更加坚信自己所倾向的随机论观点:另一方面,他希望能够阻止将要发生的灾难。他找到了五十年前留下这封预言信的女孩露仙达的女儿戴安娜。试图从露仙达的遗物中找到可以避免灾难的答案。然而,一切都不可挽回。戴安娜宿命般地死于车祸,太阳的烈焰也无情地席卷了地球。而约翰的儿子奇立和戴安娜的女儿阿比在这场大灾难的前夜被耳语者引领着离开了地球。在片尾。和充满烈焰和火光的人间形成鲜明对比的耳语者世界里,一片详和的景象缓缓移入屏幕。不可否认,确实有些老套的情节和结局。但是。在整部影片中一直贯穿于其中的儿童意识使这部作品具有了它的深度。
  影片片名是《先知》,所以尽管尼古拉斯·维奇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影片的票房,但是从儿童意识的层面上来说,他不是影片的主角。主角是孩子,是童年时代的露仙达,是奇立和阿比。因为他们才称得上是人类的先知。美国十九世纪的思想家、文学家爱默生早就说过,“儿童是永恒的弥赛亚,他始终能够回到堕落的人中间,引导他们走入天国。”248长期以来,人们总是习惯把救赎的希望寄托在儿童身上,期待籍着儿童的天性和神性来拯救陷入迷惘和黑暗的人类和世界。泰戈尔在《新月集》里描绘出一个充盈着儿童天性的新月之国,引领着尘世的人们。塞林格的《麦田的守望者》里,九岁的菲比实际上是霍尔顿的最后守望者,促成他转向了回家之途而不至于迷失在那个污浊的社会。米歇尔·恩德的《莫奠》里那个不知来自何处的衣服褴褛的女孩莫莫在时间之神的协助下,最终打败了灰先生们。让绚烂的时间之花重新绽放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凯特·汤普森的《寻找时间的人》里找到时间泄露的秘密并帮助人们找回时间的人是男孩吉吉,等等。诸如此类的作品还有很多。在那些岁月里,孩子就像人们心中的天使,总是在危难的时候承担起了拯救的责任。
  影片《先知》也不例外。五十年前的女孩露仙达在课堂上神色凝重而紧张地奋笔疾书,写下了满满一张纸并且具有预示性的数字,那是对人类未来灾难的预言。可是规定交卷的时间到了,泰勒老师把包括露仙达在内的孩子的纸张都统一收回并放进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时间囊里。在隆重的仪式中,时间囊被尘封于地下,等待五十年之后的重新揭示。没有写完预示的露仙达怀着极大的恐惧躲进地下室,用手指把未写完的数字抓在门上,并且对前来寻找她的泰勒老师惊恐地大叫:“快阻止他们!”然而,先知是寂寞的。被尘世的各种假象或各种利益所蒙蔽的人们无法理解她的呼喊。因为他们已经听不到来自宇宙的警告,看不见耳语者对未来的预见。于是,五十年来人类经受了各种各样的灾难:战争、恐怖袭击、飞机坠毁。等等。曾经自以为是的人类在种种灾难面前显得那么脆弱和不堪一击。而五十年后,仿佛在冥冥之中,露仙达的那封预言信传递到了男孩奇立的手中。奇立能听见耳语者的召唤,凭借那块耳语者的石头,他可以看见未来的灾难,他感到了困惑和恐惧。和奇立一样,阿比也能听到来自耳语世界的声音。奇立想写下些什么,但是遭到父亲的阻断,因为他的举动令父亲约翰感到了一种无比的惊恐。五十年前的孩子露仙达在听到耳语者的警示后为人们留下了一封预言信,她想承担,想拯救人类和世界。而五十年后的孩子奇立和阿比,面对沉默了半个世纪的预言信,他们已经不能担当了,他们已经无法作为了。倒是约鞠想阻止灾难的继续发生,面对一个个预示性的数字,他带着恐惧和紧张去解读、去奔波。但是,一切为时已晚,人类走向自我毁灭的步伐太快了,凭着自身的力量已经阻止不了人类向存在的深渊滑落。的确。长久以来,在人们心中具有神性的孩子一直在承担人类自我拯救的角色。可是现在,人们越来越失去了这种被拯救的信心,更何况是来自成年人的拯救。人们已经走的太远了,孩子已经没有这样强大的召唤力呼唤他们回头,他们稚嫩的声音和他们身上的神性光辉被喧嚣的尘世淹没了。所以露仙达能预见并力图阻止灾难的发生,而奇立和阿比能听见耳语者的召唤却无力承担起拯救的责任。这究竟是对孩童拯救的失望还是对人类自身的失望?影片结尾处,耳语者在大灾难爆发前把奇立和阿比带走时,深爱着爸爸的奇立想拉着爸爸的手一起走进耳语者的世界。可是。约翰被耳语者拒绝了。因为只有能听见耳语者召唤的人才能够被他们的世界所接纳。约翰已经不可以被拯救了,同时约翰也无法凭借自身的力量去保护奇立,所以他忍着巨大的痛苦看着奇立消失在耳语者的世界里。就像安徒生的童话《母亲》的结局,深爱着孩子的母亲不顾一切地追赶死神,想把孩子从死神的手里夺回来,可是当她看到孩子的命运时,她最终选择了放弃。如果说童话里的母亲是出于对上帝的虔诚而放弃夺回孩子的念头,那么约翰则是出于对人类的失望而送走了儿子。亲情之爱在此时是如此的脆弱,这是不是人类的另一种灾难?当太阳的烈焰像一只巨人的手轻而易举地摧毁了人类的大大小小的建筑,也把约翰和他的父母家人无情地席卷而去时,在耳语者的世界里,身穿白色衣服的奇立和阿比在绿草茵茵的大地上放下他们怀里的兔子。奔向那棵开满花的大树。清风吹拂他们的衣服,吹拂他们脚下的绿草。不管这样的结局有多么老套,但毕竟给了人们一点希望的绿色,让惶恐的人们看到了一线被拯救的希望。虽然孩子已经无力承担拯救者的角色,但是他们终究被拯救了。
  影片《先知》里的儿童意识尽管不再张扬儿童昔日的神性色彩,而且在影片的情节发展过程中。这种神性色彩也呈现出逐步消褪的演变过程:从五十年前的露仙达到五十年后的奇立和阿比。但是,奇立和阿比的被拯救在另一层意义上依然带给了人们获救的希望和曙光。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