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文学论文当代文学论文 → 经典的可能性

本类热门阅览

相关文章

站长推荐

经典的可能性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孙 苏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经典的可能性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经典的可能性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经典的可能性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在时下的写作界说经典,恐怕曲高和寡,更主要的原因是不合时宜。从王朔那一代开始的“一点正经也没有”,宣布着文学对使命和责任的放弃;到了网络文学这一代,文学的娱乐化已甚嚣尘上。文学演变为大众文化的一个种类,艺术追求也日益市场化,媚俗化。甚至人们忌讳得连“作家”这个词都不愿使用。让人悲愤地感叹“新时期文学30年”的过程,带来的结果是“作家倒下去,写手站起来”。写作成为人人可以参与的文字游戏,成了彻底去精英化的文学狂欢。中国21世纪的文学现实验证了米兰•昆德拉早在上个世纪就做出的预言:“21世纪,人人都可以成为作家。”所以对经典的焦虑,实际上更多来自研究界的关注。以我自身经验而言,就是每当面对新一届学生对一个问题的质疑时底气不足。这个问题就是“中国当代文学中有没有经典?”也就是说,中国60年的当代文学产品中,是否有堪称“经典”之作?如果有,经典被命名的依据有否足够的说服力?如果没有,经典被否定的理由在哪里?更重要的是,有没有产生经典的可能性? 
   
  一 
   
  我们可以从经典的基本品质上去认识经典。经典最严肃的解释其实限制在哲学与宗教的教义中。但在现实中,某些文学作品对人们产生的精神影响及灵魂重铸的事实,以及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让人不得不承认它们所具备的经典品质,所谓文学的经典因此而产生。被公认具有经典意义的文学作品通常经历过岁月的大浪淘沙,历久弥坚。所以人们常以“时间性”作为鉴定经典的一个重要标准。当代文学因此就会先输一局。60年对一个人来说是漫长的,作为一段历史来说却是短暂的。以60年的时间来判定作品的经典价值,缺少说服力。 
  时间性所以成为检验经典的先决条件,其实考量的是作品的永恒性。一部堪称经典的文学作品,其永恒性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永恒性代表了经典的两个重要品质,这就是意义上放之四海皆准的普世价值和审美上长久不衰的动人力量。作为意识形态控制下的中国当代文学,在这两个品质上都先天不足。从建国之初,对文学的要求就明确地提出了“为建设新中国的人民文艺而奋斗”(郭沫若在全国第一次文代会上的总报告)。而在第二次文代会上,由周恩来所作的政治报告中也明确规定了“为总路线而奋斗的文艺工作者的任务”。建国后成立的作家协会,纳入了被称作“专业作家”的一大批写作者。专业作家在组织的领导下完成着意识形态所要求履行的写作职责,他们深入到工厂、农村、部队、学校,总之,充满着社会主义建设热情的各个地方,写出了这个时代的颂歌。当时代发生了变化,他们为特定的历史时期所创作的文学作品,失去了可以附丽的生活。用时下流行的一句小品台词来形容这些作品的命运,就是被“拍在了沙滩上”。短暂性甚至让人吃惊,著名小说《李双双》就经历了这样的尴尬。它的出版受到非常的欢迎和认可,所以被迅急地改编成电影。但电影尚未拍完,构成小说情节重要冲突的生活原型,已发生了巨大变化,被歌颂的人民公社大食堂已落荒而散。电影只好及时做出了情节的调整。紧扣时下政策任务的小说都难免此类命运,在当代文学的各个历史阶段中,我们发现,这样的作品基本上不具备永恒价值。它们甚至不属于一个时代,只属于一个时段。 
  我们或许可以从中国文学的历史传统中找寻到它们注定的命运。中国人的文学观中,历来比较强调文学对于社会的意义。即所谓“忧时艰”。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文学传统中都是现实主义更受到重视和推崇。到了当代文学时期,这种社会意义被狭隘化了,变成了当下意义。普世价值无从谈起。 
  即使翻检当代文学的黄金时代,即20世纪80年代的文学作品,我们不能不遗憾地发现,当时优秀至极的作家,被推崇备至的作品,穿越这段历史重新审视,也难逃这样的命运。他们笔下的生活过去了,他们的作品也被遗留在那段岁月中。今天读起来,我们会吃惊,这就是当时困扰我们的问题吗?当下的人们时常会忧心忡忡地指责年轻的一代,他们竟对曾经风行一时堪称当时人们精神指路明灯的文学作品那么无动于衷,我们却忽略了共时性和历时性这个最重要的问题。 
  普世性不仅体现在对时间的超越上,更体现在对空间的穿越上。在中国文学界,几十年间,挥之不去的一个情结即所谓“诺贝尔奖”情结。以中国之大,写作者之多,出版作品数量之惊人,都堪称世界之最。从哪个角度看,诺奖的评委也该考虑考虑中国了。却偏偏天不遂人愿。人们为诺奖的花落他人家找了好多理由,中国语言的特殊性,外国评委的歧视性等,但我想有一个最简单的理由,就是评委们与中国作家难以在精神的层面上产生一种认同和共鸣,在中国的作品中看不到困扰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共性之所在。时至今日,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可以因金融危机站在一个论坛上;一个地球村里的人们,可以在一个互联网间穿梭往来。但在文学的领域里,却总是擦肩而过。缠绕中国当代文学60年的问题,对于不同意识形态下生活的人来说,是一道道不可理喻的问题,即以新时期文学为例,无论伤痕还是反思,抑或是改革,都是中国特定的政治环境和文化语境下的产物,且不说换过一个国度,即便换过一个圈子,很多人都不了了之,因为那毕竟是本土精英们的话语权。而后在中国文坛上风云一时的寻根、先锋等等,外国人都可以从中看到学得不太像的他们的影子。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文学下移到柴米油盐酱醋茶产生的烦恼人生和一地鸡毛,对于外国人来说,更摸不着头脑。进入新世纪后的中国当代文学,让人感到文学在一个文化的彻底市场化的环境中的尴尬存在,猎奇、述异,光怪陆离,曾经令人尊敬的作家的想象力在这些方面发挥得淋漓尽致。无论津津乐道的非人酷刑,还是禽兽不如的变态性欲,将意义体现在对丑陋的追求上;新世纪文学的到来,网络文学的兴起,对“意义”更是完成了一个彻底消解的过程。与永恒有关的普世价值无从谈起,美学上的动人力量更无从谈起。人人沉浸在自我的狂欢中。诺奖的评选与外交关系和经济布局无关,它不会考虑均衡发展和平共处的。诺奖得否在其次,更有甚者,还无视中国文学的自尊心。前些时德国汉学家顾彬发表的一应言论,直指中国当代文学为“垃圾”,引起一片愤慨声讨之声,文学界出现了空前的团结,同仇敌忾,让顾彬先生不得不有所收敛,将“垃圾”的范围稍微缩小了一些,但“垃圾”的评价还不肯退让。 
  “垃圾”的说法过于恶毒,我们难以接受。但参考以上对文学经典基本品质的看法——永恒性及其普世价值。以此来衡量,当代文学的经典性就很值得怀疑了。 
   
  二 
   
  也许没有被公认的经典作品,但未必没有作品具备一定的经典价值。不能否认的,当代中国60年间,优秀的文学作品中肯定会具有某些经典的元素,探讨和分析这些元素的存在,可能会对中国文学的发展提供可资借鉴的意义。 
  在当代文学研究领域,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对新时期文学的评价远高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文学。就整体创作氛围来说,80年代无疑更宽松,更开放,更适合于文学的发展,就独立思考和批判精神来说,80年代的作家也更加出色。但时隔30年,重读两个时代的作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文学却让人更多了一份感动。更多地成为影视及其他艺术形式再创作的母本,几乎都被再次或多次地改编过,引发了新一轮的追捧,以至于有了“红色经典”的命名。而时过境迁之后,人们很难看到对新时期文学的后续利用,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现象。对时代的影响力新时期文学可以当仁不让,因为“轰动效应”成为那个时代文学领域的专属名词。但时间的持久性却不堪一击。在对当代青年阅读者的调查中我们发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为人所知的是作品的名字。但新时期的文学,人们更多的知道的是作者名字。从这个发人深省的现象去考察,哪个时期文学的经典性更强呢?我们

[1] [2] [3]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