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写作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定制MBA毕业论文,毕业论文写作,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法律论文法学理论论文 → 观念交付制度基础理论问题研究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观念交付制度基础理论问题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不详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观念交付制度基础理论问题研究是小柯毕业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观念交付制度基础理论问题研究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观念交付制度基础理论问题研究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定制论文,以下是正文。

  内容提要 刚刚生效的《物权法》在《民法通则》及《合同法》的基础上,又进一步吸纳了观念交付理论,并明确规定了观念交付制度,学术争鸣性质的观念交付由此转变为有立法支持的现实法律制度。观念交付是我国物权变动公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观念交付与现实交付、拟制交付之间存在诸多区别,它经历了相对独立的生成路径,拥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明确的法律构成。物权形式主义理论是观念交付制度的法理基础,观念交付制度秉持效率优先兼顾安全的法价值理念。
  关键词 观念交付 简易交付 指示交付 占有改定 现实交付
  
  交付作为动产物权变动公示方式由来已久,在早期民法史上,由于受严格形式主义行为习惯的制约,交付仅限于以转移直接占有为内容的实物交付。然而,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财产收益最大化已成为推动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强大驱动力。对交付方式的过分限制,成为经济发展和商品快捷交易的桎梏。为顺应时代发展需要,在实践中形成一种与传统的现实交付方式截然不同的交付手段——观念交付。具有法制划时代意义的《物权法》和具有私法象征意义的《合同法》对“观念交付”制度皆予以立法接纳。至此,纯粹学术争鸣性质的观念交付制度转变为有立法支持的现实法律制度。一种新制度的确立往往伴生出一系列待解问题,求解这些问题成为“法律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一、观念交付制度的生成
  
  (一)罗马法早期的严格形式主义交付理论
  罗马法被马克思誉为“商品社会的第一部世界性法律”。罗马时代是一个简单商品经济较为发达的时代,关心交易的确定性而非交易效率是社会的普遍观念。这种重安全轻效率的法价值观体现在交付方式上,就是所有权的移转必须遵循严格的形式主义,即无论是不动产还是动产,要完成物权之变动,仅有双方当事人的买卖的合意是远远不够的,尚须实际交付标的物。因此,罗马法上的交付实质上是一种可视的和公开的冗繁方式。罗马法早期,所有权取得方式的两种主要形态即要式买卖与拟诉弃权均存在严格的形式主义要求。这种交付方式充分体现了早期商品经济社会的广大市民对交易安全的期待与企盼。
  要式买卖(mancipatio音译“曼兮帕蓄”),意为握取行为,早在《十二表法》就有记载,是罗马法上物权转移的最古老的方式之一。它是由manus(手)和capere(取)二字组合而来,引申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现金交易。据盖尤斯和乌尔披亚努斯记载,要式买卖的当事人必须亲自到场,并邀请具有行为能力的成年罗马市民6人,5人为证人,1人为司秤。然后由买主用手握取欲买之物或其标记和一片铜片对司秤声明:“依照罗马法律,此物应归我所有,是我以此铜片及秤买来的”。随后用铜片在秤上敲击,交付此铜片给卖主作价金,买卖关系就此宣告成立。这种仪式反映了原始社会末期渔猎民族确定所有权的方式即谁先用手拿到渔猎物便归谁所有。当时,权利和强力的界限并未划清,人们认为一切权利非有实力为后盾,不足以证明其存在。这种确定所有权归属的原始方式渐渐演化为最早的要式行为,并被罗马法所确立。因此,当时的要式行为和现代法律中的要式契约存在着很大的差别,前者依旧保留着浓烈的原始气息,与其说是为了保证所有权人可以自由处分自己的权利,倒不如是对所有权神圣不可侵犯的宣誓。
  拟讼弃权(cessio in jure),又称法庭让与,即用模拟诉讼取得所有权。按照法庭让与,买卖双方假装对标的物的所有权发生争执,携带标的物或其标志到长官处争讼,长官发问时,受让人(原告)以手触该物,主张“以罗马法律,此物为我所有”,出让人(被告)则表示同意或默认,于是长官就把标的物判归原告,从而完成交易。拟讼弃权方式比要式买卖简便,只要长官办公就可进行,长官不收受报酬,也不像要式买卖那样,对证人与当事人所用的语言和形式有严格要求,在某种意义上它比要式买卖优越。可是,由于在拟讼弃权里,出卖人对买受人并不像要式买卖那样担负所有权追加担保的责任,故而拟讼弃权对买受人的保护不如要式买卖那般周到。
  罗马法在交付制度上的最大功绩在于其在契约与转让之间创设了一个坚固屏障,将当事人之间的契约与所有权的移转区分为两种不同性质的法律行为并适用不同的法律规范——债权制度与物权制度加以调整。一个人的财产既可以表现为财物,也可以表现为债,财物和债之间的区别在于拥有和应当拥有之间的区别。在诉讼上分别设立了对物(in rem)之诉与对人(in personam)之诉两种截然不同的诉讼方式。前者指的是针对某物的权利,当所有人的财产遭到盗窃、抢劫或者破坏的时候就有权提起对物之诉,要求侵害人返还所有物(rei vindicatio)或者停止侵害之诉,在这种诉讼中,原告提出权利主张的基础在于自己是标的物的主人。后者最为典型的一种表现形式是请求给付之诉(condictio),这种诉讼针对的对象是特定的人,即根据契约的约定应当给付原告财产的相对人,在给付没有完成之前,原告只是依据契约“应当拥有”契约中记载的财产,这些财产只是他应当得到的东西而不是已经得到的东西。因此,原告不能够以该项财产所有人的身份对其他非契约当事人主张物上权利,只有在完成罗马法规定的“交付仪式”之后,他才真正成为所有人。
  
  (二)优士丁尼法中的交付替代理论
  要式契约和拟讼弃权在罗马法早期发挥了很大的功效,但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私人之间的交易日趋频繁和复杂,法律对交易方式的限制越来越不合时宜。拟讼弃权后来成为一种空洞的形式,要式买卖中的六位参与人虽然其数量对于一个小共同体来说已经足够了,但并不能阻止人们在像罗马帝国这样广袤的社会中进行秘密交易。就连不断取代上述要式转让行为的“让渡”也可以在没有实际交付标的物的情况下进行。让渡(traditio)是在优士丁尼法中保留下来的早期罗马法所有权转让方式,而要式买卖和拟讼弃权在优士丁尼法时代已经消失。起初,让渡还必须采取实际转移标的物直接占有的方式,让渡原则上要求受让人在“心素”和“体素”上均取得对物的占有,并且上述两个要素中的后一个使让渡区别于基于单纯合意的转让,因此它保留着转让与契约之间的基本区别。这里所谓的“心素”指的就是当事人关于所有权移转的合意即买卖契约,“体素”是指让与人的实际交付行为,只有同时满足罗马法关于“心素”与“体素”(animo et corpore)两个要素,方能发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力。然而,优士丁尼法突破了所有权移转需要实际交付这一最低限度,将让渡中“体素”的标准再一次降低,出现了长手让渡、短手让渡、象征交付和“占有协议”等所有权移转的方式。
  长手让渡(traditio longa manu)主要适用于土地等不动产或者体积较大的动产,当标的物不能够移动或不便于移动时,让与人可以带着受让人实地看一下将要出卖的土地或其他待卖物,最为常用的方式是让与人陪同受让人登上待售土地附近的楼塔,把将要出卖的土地指给受让人看,当受让人实际看到标的物的时候,让渡即告完成,同时发生所有权移转的法律效力。长手让渡是要式买卖的变形,上文提到 要式买卖又被称为“握取行为(capere)”,要求所有权发生移转的前提在于受让人实际触及(“握取”)标的物,而长手让渡是将受让人的视线作为“伸长了的手臂”,因为当标的物是土地或较大体积的动产时,受让人是不可能实际“握取”到该物的。
  象征交付(traditio symbolica),又称虚拟交付或简易交付,指不交付实物,只是交付实物的凭证(象征物)。优士丁尼《法学汇纂》规定:如果钥匙在仓库附近交付,通过交付钥匙,仓库中货物的占有即同时被交付。买受人立

[1] [2] [3] [4] [5]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