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文学论文古典文学论文 → 明清时期女性的终极悲剧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明清时期女性的终极悲剧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不详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明清时期女性的终极悲剧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明清时期女性的终极悲剧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明清时期女性的终极悲剧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众所周知,《金瓶梅》是我国第一部以现实和家庭生活为题材的长篇小说。是借《水浒传》“武松杀嫂”的故事敷衍成文的。而《红楼梦》继承并深化了这种现实主义的精神,取材于一个封建大家族的日常生活,深刻揭示了封建制度封建礼教下女性的悲剧,感人泪下,让人唏嘘不已。其中,吴月娘和王熙凤都是这两部巨著中的主要人物之一,两人都出身名门或大户,都有娘家作后盾,因此,正是从这两人的婚姻悲剧中,我们读出了明清女性的终极悲剧。
  吴月娘是贯穿《金瓶梅》始终的一个主要人物。吴月娘是青河左卫吴千户的的女儿,因为八月十五生的,小名月姐。性格文静,举止温柔,持重寡言,面如满月,眼如杏子,唇若红莲,肌肤黄白。身为吴千户的女儿,她的家庭有政治地位和社会势力。西门庆本是市井商人,通过娶月娘为妻,使自己与政治势力相结合,改善了社会地位。另一方面,这样的家庭出身的女人,受了正统的道德教养,保证了她的行为端正,深具妇德。她嫁给西门庆做了填房,成为西门庆正妻。作为明媒正娶的妻子,她按妇德要求以顺从丈夫为生活的基点,表现为封建时代女子的持重,宽厚,善良,贞洁的贤德。对于自己的这段婚姻,月娘小心翼翼地经营着。作为妻子,她渴望得到丈夫的爱。然而在那男人可以有三妻六妾的封建社会,丈夫不可能只钟情一个女子。这便是吴月娘的婚姻爱情以及带给她的深重苦难。
  王熙凤是《红楼梦》里一个非常生动活跃的人物,是一个非常充沛的角色。在《红楼梦》里,凤姐和贾琏是唯一正面描写并与全书相始终的一对青年夫妇。作为一个封建女子,凤姐也具有从一而终的观念。在门当户对且亲上加亲的的联姻之后,凤姐便成为贾琏的妻子。贾琏是荣国府的管家少爷,不但英俊风流,而且精明强干。而至于凤姐,从冷子兴的口中:“谁知娶了他夫人后,到上下无一不称赞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说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有极详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这里两个“极”字,将凤姐从里到外夸到了极致。在那样一个包办婚姻的社会,能娶到这样的妻子,二人的胶膝状态可想而知。
  然而凤姐毕竟生活在封建社会,封建礼教助长了丈夫们的荒淫生活。第二十一回,“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一段,大姐儿要出疹子,贾琏需搬出去住。“那个贾琏,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很快他便姘上了多姑娘。但十二天后见到凤姐,“更有无限恩爱,自不必烦絮”。不料被平儿整理铺盖时发现一缕女子的头发,平儿羞他,吓他假意要告发他。他又哄又求,又威吓平儿不许声张。虽说此事没有让凤姐抓住,但却引起了凤姐的猜测。
   而这段婚姻真正出现裂痕应该是,贾琏背着王熙凤跟一个仆人的妻子发生关系。那一天正好是王熙凤的生日,她回家发现了这件事,大闹了起来,弄得丈夫拿着剑“要杀她。”最后这件事却让贾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夫妻之间已存在了危机,贾琏对凤姐有怨恨。到了贾琏偷娶尤二姐一段,夫妻的感情真正开始破裂。贾琏瞒着凤姐,在国孝家孝的当儿偷娶了尤二姐。不久,贾琏的父亲贾赫又把自己的一个丫鬟赐给贾琏做妾,凤姐便利用了秋桐,“用‘借剑杀人’之法,‘坐山观虎斗’,等秋桐杀了尤二姐,自己再杀秋桐”。逼得尤二姐吞金自杀。从此,贾琏又牢牢地记了凤姐一笔新账。凤姐的婚姻也已经名存实亡了。最终,凤姐被贾琏抛弃,凤姐成为一个弃妇——封建社会最悲惨最可怜的女子。
  我们看到,吴月娘和王熙凤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首先,她们的个人身世背景和性格不同。这使她们婚姻呈现出不同的表现,也直接影响到她们对自己丈夫的态度。吴月娘出身下层官僚家庭,从小接触封建礼教的教育,因而深受封建礼教的影响。她不但以礼教规范作为准则,而且力图从实践上做到一个合乎礼教规范的贤良女性。然而月娘既没有足以傲人的财富,也没有足以使丈夫倾心的姿色,她深知西门庆是“打老婆的班头,坑妇女的领袖”,同时她也深切意识到自己身为继室的难为之处。正如张竹坡分析的那样:“因彼已有妻过,一旦死别,仍续一个人来,则不但他自己心上,怕丈夫疑她是填,或有儿女怕丈夫疑她偏心当家,怕丈夫疑她不如先前的,即那丈夫心中,亦未尝不有此几着疑惑在心中。故管不好,不管不好,往往多休戚美以好好先生为贤也。”这样做的结果,果然换来了西门庆对她的信任和夸赞。而王熙凤与吴月娘在这一点上是有所不同的,她自幼充当男性教养,从小就有杀伐决断之才。因为出身于外交家庭,她受到的封建教育相对较少。因而她性格上强悍一面的表现高于柔弱的一面,甚至表现出很多男性的气质和性格。在家庭中的女子之德和妇道,没有被置于王熙凤人生的必修过程中,她的生活中,三从四德和三纲五常的封建规范观念相对弱化,使她的个性与受传统教育的女性稍有不同,同时,她较少的受到封建文化的压抑,这开发了她的潜在能力,使她拥有当时为男性所专有的聪明才智。正因为如此,在很多时候,她可以支使丈夫贾琏,似乎冲出了封建礼教的束缚。
  其次,是作家的主观意识不同。毫无疑问,作家在塑造人物时,是带有作家的主观意识观念在里面的。兰陵笑笑生主要是为突出月娘的妇德,因而把月娘塑造成为温柔贤惠的“妻子”形象。他对月娘的贤德是赞赏的。然而,作家的创作在很多时候是不受作家自己控制的,会出现主观与客观的不一致,他忠于现实的态度使得作品客观上暴露了封建婚姻制度给女性造成的深刻创伤以及对女性人性的扭曲。从而最终,月娘反而成了一个“奸险好人”。在曹雪芹的笔下,王熙凤是一个泼辣而又有才能的人。而曹雪芹的创作,同样也出现了主观与客观的不一致,作者生活在封建社会中,深感封建礼教对女性的压抑和迫害,她对女性的处境和苦难是同情的,但他的思想同样受到封建礼教的局限。在作品中,有不少描写王熙凤如何狠毒的情节,然而即使是厉害狠毒的“凤辣子”亦同样无法摆脱悲惨的结局。
  面对如此荒淫无度的丈夫,面对似有非有的婚姻,两个女人分别采用了各自的高招和手段,竭力维系着这岌岌可危的婚姻,从而保住自己的地位和面子。一个主要是利用自己的“德”;一个主要利用自己的“才”与“色”。两种手段又相互穿插使用。可谓异中有同,同中有异。月娘深受封建礼教观念的影响,是一个“举止温柔,持重寡言”的女子。因而对待丈夫,她主要以“顺从”丈夫作为挽救婚姻的主要手段。她的思想充满着着浓厚的封建意识,她的作为,完全符合封建礼教和封建伦理的规范。而泼辣的凤姐,受封建礼教观念的影响较少。但她有积攒的财产,有非凡的才能、有美丽的相貌。在对待丈夫、维系自己的那段婚姻时,美貌加财富似乎可以使她把丈夫牢牢的抓住,甚至似乎可以高高的踩在了丈夫的头上。然而,我们看到,在一些关键性的事件上,王熙凤却依然不得不“顺从”丈夫。因而,在“不顺从”丈夫的同时,凤姐却也同样表现了“顺从”。两个女人,在对待自己的丈夫和婚姻上,可说是呕心沥血、“机关算尽”。
   中国的封建礼教,对于男女的道德规范自古以来就有不同的标准,加诸于妇女的规范历来特别严苛。特别是宋明以后,统治阶级极力推行程朱理学,对妇女的道德规范越来越严酷。在长期的潜移默化中,女子逐渐丧失了自我,在她们的意识层中已经当成一种固然的东西存在。在那个以“夫为妻纲”的社会,女人只能作为一种悲剧的形式存在。男人可以娶三妻六妾,可以任意嫖占妇女。在这样的风气下,作为女人本身就是悲剧。女人完全依附于男人,毫无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吴月娘自不用说,即使是王熙凤,表面上掌握了荣国府的杀生大权,但在一些关键的事情上,最终仍然得

[1] [2]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