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文学论文古典文学论文 → 异曲同工哀婉的悲歌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异曲同工哀婉的悲歌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不详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异曲同工哀婉的悲歌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异曲同工哀婉的悲歌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异曲同工哀婉的悲歌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萧涤非在《汉魏六朝乐府文学史》中称:“乐府由两汉里巷之风谣,一变为魏晋文人之咏怀诗,再变为南朝儿女之相思曲,三变而为有唐作者之不入乐之讽刺乐府。声诗之变,亦世道之变也。”[1]p26佛玄盛行,儒道衰微,人们的思想比较自由,反映到诗歌上则是原来为儒道所痛斥的“桑间濮上郑卫之声”,而今则“相率以绮艳为高,发乎情而非止乎礼义”[1]p251。
  《班婕妤怨》为乐府古题。《乐府诗集》卷四十三解题曰:“《婕妤怨》者为汉成帝班婕妤作也。婕妤徐令彪之姑况之女,美而能文。初为帝所宠爱,后幸赵飞燕姊弟冠于后宫。婕妤自知见薄乃退居东宫,作赋及纨扇诗以自伤悼,后人伤之而为婕妤怨也。”[2]刘孝绰由这一传统题材入手,前四句既是对自然环境的描写,也是对班婕妤诗句的化用,以己之笔抒己之情。班婕妤在《自悼赋》中写到:“潜玄宫兮幽以情,应门闭兮禁闼扇。华殿尘兮玉阶苔,中庭萋兮绿草生。”幽寂的宫门紧闭,昔日的繁华无影无踪,流露出了沉寂冷漠之情。尤其是第一句中的“已”字,仿佛这里已沉寂了好久,门环无人扣响,门内的人更是无人问津,从时间和空间上加深了人物的孤独寂寞感。环境是对情感的衬托,如此凄清境况之下,内心也是愁苦的。春日里青草的茂盛对人物情感世界更起到了反衬的作用。后四句借典故转入对情感的抒发上。第五句中的“秋”与第三句中的“春”恰好是时令的对转,可谓自然、别致。 “青春日”是绿色的,是生命、希望的象征,是灿烂多情的时节;“秋”是黄色的、暗淡的,秋因此而代表美好事物的逝去而无法挽回的忧愁。写秋是对春的怀念。春是暖的,秋是冷的,时令的转换更衬托出君恩的决绝。春秋代序乃自然之变化,也暗示了后宫女子承恩而后失的命运,她的哀愁是必然的,即使很无奈。全诗语言简约,哀婉动人,在对比与反衬中,把女子忆往昔、伤青春、遭冷遇之情交织融合在一起。
  《怨诗》以大量的用典见长,通过对典故的正反运用,把后宫妃嫔之缠绵怨情,表现得千回百转,诗歌呈典丽之色。
  开篇用典,怨情摇荡。“退宠辞金屋,见谴斥甘泉。”用汉武帝金屋藏娇和汉成帝班婕妤故事。“金屋”乃汉武帝陈皇后阿娇原居宫殿。阿娇为汉武帝姑母馆陶长公主之女,武帝幼时,馆陶抱膝曰:“儿欲得为妇否?”并指阿娇曰:“好否?”帝笑答:“若得阿娇,当以金屋贮之。”后果成婚,立为皇后。“金屋藏娇”比喻新娶美妾极受宠爱。而这里反用此典,“退”、“辞”二字点明了此时所处之境况:失宠受冷遇。“甘泉”,秦之离宫,建筑奢华,武帝时增翻广制,更为奢极。成帝时,扬雄作《甘泉赋》,赋中极力夸张铺饰宫殿的华丽、雄伟。当时班婕妤失宠,成帝宠爱赵氏姐妹,于是赋中又言丽人行之壮观,以谏此事。扬雄此赋意在讽刺帝王之侈丽。这首诗中,孝威把婕妤失宠与杨雄之赋连用,表明女子怨情产生之由及怨情之深。
  下面十句,作者以细致的笔触,精细地描写居室的器物陈设及对昔日的回忆。同样是对环境的描写,较之《班婕妤怨》粗线条的形容,更见诗人的描摹之工。孝威选取细小的事物,以墙壁上斑驳的苍苔为对象,来反衬居处人迹罕至,居人的冷落寂寞之态。失宠妃嫔,没有了宠幸之感,没有了歌宴之娱,她们囚居宫室,无依无伴,唯有从对昔日欢愉场景的回顾中找寻一点心灵的慰藉,然而昨日愈美好,今日愈伤悲,空杯自传,无乐,无酒,亦无人,是何等的悲凉!下句又转入用典,以昭君出塞自喻与君王相隔之遥远。昭君远在他乡,思念故国,希望终有一天能重返故里,遂鸿雁传书,却杳无音信。满腹怨情只能空对朔漠,回乡之梦幻灭。这也正是后宫女子盼望重受恩宠、移离冷宫之梦的幻灭。“昭台”,汉宫名,汉宣帝霍后、成帝许后被废后均退居此宫。因此“媵御”指霍后、许后。最后两句总结了后宫女子的悲剧命运,即使貌美如花,一旦年老色衰,必然会招致爱弥的悲惨结局。她们孤独无依又无奈,满腹的哀怨,激起人们无限的怜悯之情。
  全诗辞情兼备,格调凄婉。较之孝绰的简约之笔,此篇呈典丽之貌。两诗均以怨情为对象,前者对怨情做了客观的描述,诗人注重情感的客观性,后者塑造了丰满的人物形象,诗人之情随诗中人物情绪的变化而变化;绰诗之女子是平静的,威诗之女子是灵动的。她们都是满腹愁绪,绰诗女子之愁如一条河,涓涓细流;威诗女子之怨则似百川归海,浩浩荡荡。情感表达的简约与繁复与诗篇的长短也有很大的关系。
  绰诗为五言八句,短小的篇制规定着情绪的节制,威诗为五言二十句,长篇有利于对情感的展开、铺排的表述,使其更加淋漓尽致。孝绰其它乐府诗也多为五言八句,它的《铜雀妓》曾被王夫之《古诗评选》卷一评为:“婉而入情,能不娇涩”。[3]p549《棹歌行》则是一首五言六句的送别诗,全诗简短而不失含蓄,沉而不伤,淡而有味。孝威此类乐府篇幅较长,多用典故,辞尚华美,《采菽堂古诗选》卷二十七评其《独不见》为:“填缀是其常裁,序叙较能清楚。”[4]
  
  参考文献:
  [1] 萧涤非.汉魏六朝乐府文学史[M]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4年3月版.
  [2] 宋·郭茂倩 .乐府诗集[M].湖北:湖北崇文书局重雕 , 同治甲戌年版.
  [3] 明·王夫之.古诗评选[A].船山全书 第十四册[C].长沙:岳麓书社出版社,1998年11月版.
  [4] 清·陈祚明.采菽堂古诗选卷二十七[M].康熙刊本.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