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写作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定制MBA毕业论文,毕业论文写作,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法律论文民法论文 → 自然是否享有权利?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自然是否享有权利?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廖国强 殷国聪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自然是否享有权利?是小柯毕业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自然是否享有权利?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自然是否享有权利?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定制论文,以下是正文。

  摘要:通过对哈尼族《苦扎扎》等民间传说的现代解读,我们便能窥知,哈尼族传统自然权利观主要体现为一种动物权利观,换言之,哈尼族是“动物权利论者”,认为动物与人类一样具备权利主体资格,享有与人类类似的权利。哈尼族传统自然权利观奉行的是一种“基于差异性的公平原则”。
  关键词:哈尼族;自然权利观;动物权利观;“基于差异性的公平原则”
  中图分类号:D90-052
  文献标识码:A
  
  直到20世纪70年代初,“自然权利”才进入环境伦理学的话语系统中。然而,现代人类只是自然权利理论的首创者,却非自然权利观念的最早拥有者。自然享有权利的观念很早便深植于像哈尼族这样的少数民族的信仰体系中。通过对哈尼族《苦扎扎》等民间传说的现代解读,我们便能窥知哈尼族传统的关于自然的权利观念之大端。
  
  一、自然享有的权利
  
  在哈尼族的传统观念中,自然享有的权利主要包括生存权利、环境居住权利、法律和道德权利。这可从对哈尼族民间传说《苦扎扎》的现代解读中获得相关信息。
  《苦扎扎》传说讲述的是哈尼族从游居到定居,从采集狩猎生产方式到农业生产方式的文明演进过程中人与动物界之间从冲突到和解的过程。
  最先,人类为了满足自身的生存需求,单方面地行使了自己的生存权利:“传说,在很古很古的时候,哈尼人从老林里走出来,在半山腰安下寨房,为了养活儿孙,就到山上去烧山开田。哈尼是勤快的人,早上烧山,烧出的山是九架;晚上开田,开出的田是九块,一天不歇地烧山,一刻不歇地开田。”
  农业的出现是由于人口压力造成的文化适应,当人口发展到攫取性经济无法支持时,稳定的食物来源成为大的问题,正是这种需求导致了农业的产生。农业文明取代攫取性的采集狩猎生产方式是哈尼族文明史上的巨大飞跃,它使哈尼祖先拥有了比较稳定和充足的食物来源,告别了“穴居野处”、“茹毛饮血”的蒙昧时代,正式跨入文明时代。然而,农业文明的诞生和演进是以砍伐森林资源为代价的,从而造成对自然环境的第一次大破坏。在类比思维和形象思维比较发达的哈尼族先祖看来,这种破坏最直观的表现便是侵犯和剥夺了动物兄弟的生存权和环境居住权:“烧山烧黑了九十九架大山,开田开红了九十九座山坡”;“这些动物被烧得脚跛的脚跛,手断的手断,糊头糊脑的。”由于人类生存权的满足是奠定在侵犯和剥夺动物的生存权和环境居住权的基础上,“就得罪了住在山上的大大小小的动物。”于是动物开始行使自己的法律权利,通过法律的程序和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动物们依照普通程序将人类告到大神烟沙那里:“它们一窝一伙地挤到大神烟沙面前去告状。”大神烟沙隐喻的是仲裁人与动物冲突的一审法院的审判长。大神烟沙按照人世间通行的审判程序,认真听取了“起诉方”——动物们的申诉:
  住在洞里的老熊和野鼠说:“啊——阿波!这些哈尼为了养活自己的儿孙,不烧的山一架也没有了,不开的地一处没有了。烧山烧倒了岩洞,老熊没有住处了;开山挖坍了地洞,野鼠没有在处了!”
  住在老林里的野猪、狐狸也说:“大神啊,我们受了无穷无尽的苦,哈尼烧山的火烟,秋得野猪一家老小去跳崖,哈尼烧山的大火,烧死了狐狸家的七个儿子!”
  住在土里的蚂蚁、蚯蚓也来告:“阿波,阿波,我们死的时候到了!哈尼挖田,挖倒了蚂蚁七代的老窝,从今以后,蚂蚁天天搬家的日子来到了!哈尼挖地,挖断了蚯蚓的脖子,从此蚯蚓脖子上留下了褪不掉的印子!”
  老鼠罗,蚂蚱罗,竹鼠罗,箐鸡罗,个个都来了,哼的哼,吼的吼,都说哈尼人要不得,要治治他们才行。
  最后大神烟沙当庭作出宣判:“听着,九山九箐的动物们,我大神烟沙来下判断了:哈尼这样整你们,叫他们拿命来赔!从今以后,一年叫他们杀一个男人来祭你们死掉的兄弟,你们这些活着的动物,一年四季可以到哈尼的大田里去,拱通了田埂不要赔,踩倒了庄稼不要还!”于是,“动物们听见烟沙开了口,喜喜欢欢地去了。”
  然而,一审判决是建立在哈尼族传统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同态复仇”的法律理念之上的,即“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它鼓动动物对人类实施以牙还牙式的疯狂报复:
  从此以后,哈尼人倒霉了,大田里的庄稼天天被野物偷还不说,每年要杀死一个男人祭被烧死挖死的动物,从此哈尼的寨子里再也听不见笑声,老人为死去的儿子悲伤,女人为死去的男人痛哭。
  在另一传说《兄妹传人》(二)中,哈尼先祖同样赋予自然以“同态复仇”的权力,并以自然实施了“同态复仇”的权力来建构和解释洪水神话:远古的时候,有一年天大旱,哈尼先祖为了度日活命,在树皮快剥尽、野兽快打光的情况下,下龙潭打鱼,几乎将鱼、虾等水生动物捕杀光。有一天,人们又将龙潭中一条大鲤鱼捕杀吃掉。第二天,天上下起了从未有过的暴雨,龙潭掀起一层又一层的恶浪,恶浪顶端出现一凶神恶煞的龙王,对着全寨人吼叫道:“你们吃了我的子孙,害了我的水族,我要让你们遭水灾,我要你们偿命!”暴雨下个不停,洪水淹没了大地,人类都淹死了,只有一家兄妹俩,哥哥叫者比,妹妹叫帕玛,钻进葫芦中逃过厄运。后来兄妹成亲,才使人类得以繁衍下来。这则传说中的“龙王”,实则是自然的代言人。
  这种自然对人类实施报复的活剧在人类文化史上经常上演。正如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所论述的:
  但是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每一次胜利,在第一步都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在第二步和第三步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第一个结果又取消了。美索不迭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想得到耕地,把森林都砍完了,但是他们梦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成为荒芜不毛之地,因为他们使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失去了积聚和贮存水分的中心。阿尔卑斯山的意大利人,在山南坡砍光了在北坡被十分细心地保护的松林,他们没有预料到,这样一来,他们把他们区域里的高山牧畜业的基础给摧毁了;他们更没有预料到,他们这样做,竟使山泉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内枯竭了,而在雨季又使更加凶猛的洪水倾泻到平原上。
  对于自然的报复行为,世界各个民族有各种态度。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对自然通过报复行为表达出的权利诉求置若罔闻,一意孤行,结果人类与自然“两败俱伤”,最终“导致了奠定文明基础的自然资源的毁灭”,“在他们的足迹所过之处留下一片荒漠。”两河流域的巴比伦文明、印度河流域的哈巴拉文明、中美洲的玛雅文明,就是典型例子。另一种是尊重自然的权利诉求,与自然“和解”,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
  哈尼族采用的是后一种方式。在行为文化层面,他们通过在刀耕火种农业中实行有序的垦休循环制、在梯田农业中保护神山和水源林,让森林植被得以恢复或保存;在观念文化层面,他们拟构出最高 的天神阿匹梅烟,并赋予其调解人与动物冲突的最终裁定权,其角色相当于终审法院的最高法官。
  《苦扎扎》接着讲道:“哈尼的哭声和怨声传上了高天,震动了最高的天神阿匹梅烟。”她来到世上,调查取证,倾听当事双方的意见。她先到哈尼寨子里问明了原因,又到山上问那些动物。动物中分两派,一派以巴布腊西(鼹鼠)为代表,属反人类的强硬派,主张把哈尼人杀光;另一派以燕子为代表,属亲人类的和解派。燕子认为:“啊,不合不合,哈尼人是好人不是坏人。我在他们的墙壁上做窝,在他们的屋檐下梳头,他们从来不骂我,因为我帮他们捉拿田里的虫虫,让他们得丰收。你们才是害人的。泥鳅土狗,你们天

[1] [2] [3]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