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法律论文国际法论文 → 北京2008年奥运仲裁的司法监督问题研究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北京2008年奥运仲裁的司法监督问题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高 媛 董小龙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北京2008年奥运仲裁的司法监督问题研究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北京2008年奥运仲裁的司法监督问题研究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北京2008年奥运仲裁的司法监督问题研究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摘要:奥运仲裁的成功发展让国家司法主权无形地做了让步,在法律环境上基本实现了地球村的理想,北京奥运所要面对的体育仲裁法律问题其实主要是如何传承这种传统。对北京2008年奥运会所发生的纠纷,我国既可依承认与执行奥运仲裁裁决国的身份,也可依仲裁地国的身份,对奥运仲裁行使司法监督权。在监督审查的同时也是一种学习,我国体育仲裁制度可以借鉴奥运仲裁模式,在大型运动会上设立临时仲裁机构,并制定体育仲裁特别程序来处理此运动会上的一切争议。
  关键词:北京奥运;临时仲裁;司法监督权
  中图分类号:DF9
  文献标识码:A
  
  仲裁的司法监督就是仲裁与诉讼的关系,是传统商事仲裁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我国学者的主流观点认为仲裁需要司法监督,法院监督仲裁具有必然性。因此,奥运仲裁作为一种仲裁也存在司法监督的问题,但奥运仲裁又有其特殊性,导致其司法监督也不同于传统商事仲裁。
  奥运仲裁的特殊性之一是其强制性。根据2003年修订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仲裁规则》第2条,与奥运会有关的一切争议应提交国际体育仲裁院进行审理。奥运仲裁不是来自争议双方当事人的合意,双方当事人之间也没有达成直接的仲裁协议,仲裁管辖权依据的是奥林匹克宪章,所以奥运仲裁从性质上来说属于强制仲裁;奥运仲裁的特殊性之二是其独立性。奥运仲裁在奥运举办地进行,其裁决也在奥运举办地作出,但它依据的是自己的仲裁规则,往往不受仲裁地国程序法的约束,具有其独立性。因此,奥运仲裁的司法监督应不同于传统商事仲裁。
  2008年奥运会将在中国北京举行,国际体育仲裁院(ICAS)届时将在北京设立特别仲裁分院,它所做的裁决就是北京奥运仲裁,其将会对我国产生重要的影响。因此,有必要研究北京奥运仲裁的司法监督问题。本文主要从中国在北京2008奥运仲裁司法监督上的地位和双重司法监督权等方面作具体分析,并提出我国应对北京2008年奥运仲裁司法监督的态度以及完善我国体育仲裁制度的建议。
  
  一、中国在北京2008奥运仲裁司法监督上的地位
  
  根据传统国际商事仲裁理论,国际商事仲裁司法监督权的国际分配往往涉及两个或多个国家,这些国家相应获得不同程度监督仲裁的权力。实施仲裁监督的国家通常是仲裁地国和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地国。北京是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地,也是奥运仲裁庭所在地,因此,只有确定了奥运裁决的国籍,才能讨论奥运仲裁的司法监督权问题。
  我国《仲裁法》没有对仲裁的国籍判定有明确的规定,在内容上仅规定了国内仲裁机构和涉外仲裁机构,可以看出我国对仲裁国籍的判定是以仲裁机构的国籍为标准。依照我国现行的仲裁立法和仲裁实践,我国裁决是指我国仲裁机构在我国境内所作出的裁决,但在我国现行的有关仲裁的法律中,尚不能就外国仲裁机构适用其仲裁规则在我国境内作出的裁决的国籍问题找到明确的答案。因此,依据我国相关仲裁立法以及实践中所呈现的依仲裁机构所在地确定国籍的标准,奥运仲裁裁决不能认为是中国的仲裁裁决。
  对外国仲裁机构在我国境内作出的裁决是否属于我国裁决这一问题,我国的仲裁法出现了立法空白,其中著名的案例是德国旭普林国际有限责任公司诉中国无锡沃可通用工程橡胶有限公司案。在该案中,旭普林公司于2002年12月12日承包沃可公司位于无锡市新区的新厂房,合同中签订了仲裁条款,由于沃可公司未能在规定的期限内履行该裁决,旭普林公司于2004年8月17日向无锡市中院申请强制执行该裁决。该案涉及ICC在我国做出裁决的国籍认定问题,我国法院对该裁决的态度最终认定其为非内国裁决。因此推定,我国目前司法实践中将国外仲裁机构适用的仲裁规则在我国境内作出的裁决视为外国裁决。
  综上所述,我国对北京2008年奥运仲裁既可依据承认与执行国的身份行使司法监督权,也可依据仲裁地国行使司法监督权。根据国内仲裁实践,奥运仲裁裁决应属于外国裁决,我国对奥运仲裁的监督也应是承认与执行国意义上的监督权;同时,北京又是仲裁实际审理地,因而中国也是仲裁地国(只是该仲裁地国不是仲裁所依据法律的国家),所以也存在仲裁地国的司法监督权。
  
  二、中国对北京2008奥运仲裁的司法监督权——承认与执行国的监督权力
  
  由于奥运仲裁受《瑞士国际私法》第十二章支配,依据《瑞士国际私法》第十二章第194条,外国仲裁裁决由《纽约公约》支配。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269条的规定,对外国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依据应该首选国际条约,由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均已加入了《纽约公约》,外国仲裁裁决在中国的承认与执行将主要依照该公约的规定办理。关于奥运仲裁在中国的承认与执行主要存在以下两个问题:
  
  1、承认与执行的依据
  如果依据《纽约公约》,奥运仲裁裁决在中国的承认与执行在法律上是存在障碍的。根据《纽约公约》第1条的规定,国籍的认定标准有两个:一是裁决做出地标准(主要标准);二是非内国裁决标准(补充标准)。依据裁决做出地标准(made in the territory of the State),中国是北京2008年奥运仲裁裁决实际裁决做出地,似乎应该是奥运仲裁裁决的国籍国。但根据前述2003年修订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仲裁规则》的规定,奥运仲裁特别仲裁分院所在地(the seat)为瑞士洛桑,这就出现了仲裁地与实审地之间的矛盾,使裁决国籍无法确定。因此,依据主要标准判定奥运仲裁地是行不通的。那么,将北京2008年奥运仲裁依非内国裁决标准(not considered a8 domestic a-wards)进行分析,其构成要件有两个:第一,该裁决依奥运仲裁规则在我国(仲裁地)做出;第二,根据我国仲裁相关法律,该裁决不是我国裁决。所以,从这条标准看,奥运仲裁裁决对中国来说属于“非内国裁决”,即外国裁决。而我国在加入《纽约公约》时依该公约规定做了互惠保留,即我国只承认在另一缔约国领土内(only in the territory of another Contracting State)作出的仲裁裁决,这就表明在适用《纽约公约》上,我国不承认非内国裁决标准。所以,由于我国的互惠保留,使得奥运仲裁裁决无法成为符合《纽约公约》且可以依据其承认与执行的外国裁决。这一问题实际上是外国仲裁机构在中国领土上做出的仲裁裁决能否依据《纽约公约》承认与执行的问题,也就是这种裁决国籍的判定问题。如前所述,这属于中国仲裁相关立法的空白地带,实践中遇到这样问题的做法是视为外国裁决。
  针对以上中国依据《纽约公约》承认与执行奥运仲裁裁决存在障碍的问题,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讨论解决的方法。第一,间接方法,即在《仲裁法》中对该问题作出明确的规定,这是彻底解决此问题的一种方 法,但由于修改法律程序繁杂,加上对这一问题在理论上尚存争议,短时间内很难完成,依此方法解决困境也不现实。第二,直接方法,根据前述2003年修订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仲裁规则》的规定,奥运仲裁特别仲裁分院所在地(the seat)为瑞士洛桑,就将这一规定作为裁决奥运仲裁国籍判定的依据,且这也得到了有关国家的认可。譬如,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上诉法院在2000年对美国、英国以及国际商事仲裁示范法的有关规定进行分析,并征求特别仲裁分院院长的意见后裁定,仲裁地和裁决做出地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有关法律涉及的是仲裁地,而不是实际的裁决做出地。另外,根据国际体育仲裁院体育仲裁规则的规定,国际体育仲裁院所进行仲裁的仲裁地是瑞士洛桑,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中国可按他国实践据此解释,在实践中将奥运仲裁直接看作瑞士国籍裁决,从而规避立法空白和理论难点,这样可以根据《纽约公约》将奥运仲裁作为外国裁决加以

[1] [2] [3] [4]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