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毕业论文网专业从事毕业论文代写及发表服务网站 包括: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代写本科毕业论文,论文发表等,为您解后顾之忧.
当前位置:小柯毕业论文网免费论文法律论文国际法论文 → 组织犯概念的再界定

本类热门阅览

站长推荐

组织犯概念的再界定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赵 辉  来源:www.bob123.com  发布时间:最新发布
组织犯概念的再界定是小柯论文网通过网络搜集,并由本站工作人员整理后发布的,组织犯概念的再界定是篇质量较高的学术论文,供本站访问者学习和学术交流参考之用,不可用于其他商业目的,组织犯概念的再界定的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因网络整理,有些文章作者不详,敬请谅解,如需转摘,请注明出处小柯论文网,如果此论文无法满足您的论文要求,您可以申请本站帮您代写论文,以下是正文。

  摘要:我国1997年刑法典没有明确规定组织犯的概念,而是将其作为主犯的一种予以处罚。因此,在我国刑法理论上,学者们由于对组织犯立法规定的理解不同,对于组织犯的概念的认识也就不尽相同。通行的观点将组织犯定义为组织、领导犯罪集团或者在犯罪集团中起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我们认为,组织犯作为共犯人类型之一,其是指在共同犯罪中组织、策划、领导、指挥犯罪活动的行为人;而作为共犯参与形态,其指的是在共同犯罪中,以组织、领导、策划、指挥等非实行行为加功于犯罪实施的犯罪参与形态。
  关键词:组织犯;概念;共同犯罪
  中图分类号:DF61
  文献标识码:A
  
  一、我国刑法对组织犯的有关规定
  
  我国刑法学界通行的观点认为,1997年刑法只是分别在第26条、27条、28条、29条明确规定了主犯、从犯、胁从犯、教唆犯等共犯者类型,对于组织犯则并没有法条进行明确的规定。但是,学者们普遍认为第26条第1款规定的“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内涵了组织犯的规定。也有学者认为第97条规定的“本法所称首要分子,是指在犯罪集团或者聚众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也内涵了组织犯的规定。
  与国外有关组织犯的立法形式相比较,我国的组织犯刑事立法存在有如下的特点:
  1、组织犯并不是刑法典明确规定的共犯类型。1960年的《苏俄刑法典》、1996年的《俄罗斯联邦刑法典》以及《吉尔吉斯共和国刑法典》、《波兰共和国刑法典》等都明确规定了组织犯。
  2、组织犯内涵在刑法有关条文的规定之中。我国刑法只是没有“明确”规定组织犯,这并不等同于没有有关组织犯的规定,有关组织犯的内容在我国刑法中并不缺乏。
  
  二、组织犯概念的争议
  
  如上所述,我国1997年刑法典没有明确规定组织犯的概念,而是将其作为主犯的一种予以处罚。因此,在我国刑法理论上,学者们由于对组织犯立法规定的理解不同,对于组织犯的概念的认识也就不尽相同。有学者将其归纳为三种观点:特有类型说、等同说、一般类型说,我们认为,颇有合理之处。下面,我们将参考其归纳与阐述,对组织犯的概念进行一番梳理。
  
  (一)特有类型说
  持特有类型说观点的学者认为,组织犯是犯罪集团中特有的共犯人类型。例如,有学者把组织犯定义为:是指组织、领导犯罪集团或者在犯罪集团中起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类似的观点还有的表述为:在犯罪集团中起组织、策划和指挥作用的是组织犯。
  特有类型说的主要内容可以归纳为以下两点:1、该说认为组织犯的内容在刑法典中有明确的表述。但究竟刑法中哪一条款的内容确切反映了组织犯的含义,持该说的学者看法又有不同:一种观点认为,新刑法第97条对犯罪集团中首要分子的规定是对组织犯涵义的揭示;另一种观点则认为,组织犯的涵义反映在新刑法的第26条第1款,是主犯的一种。2、把组织犯的存在范围限定在集团犯罪这种特殊共犯形式中。例如,界定上述第一种定义的学者认为,根据我国刑法规定的精神,组织犯的组织行为是针对犯罪集团而言的,在一般共同犯罪中,则不发生组织犯问题。由于有刑法的规定作为依据,并且符合严格限制组织犯范围的立法考虑,所以持这种观点的学者较多,特有类型说是我国刑法理论上的通说。
  除了依据法条的规定以外,我国学者对于组织犯为什么只能存在于集团犯罪,而不能存在于一般共同犯罪中,很少有所论及。只是有学者认为,把一般共犯类型中的共犯者的类别和有组织的犯罪集团类型中的共犯者类别归并在一起的做法是片面的。因为这样的规定泯除了一般共犯和特殊共犯两种类型的界线,会使一般共犯类型中共犯者类别难以符合所谓组织犯这样一个事实。因为在一般刑事犯罪中几个人共同犯罪时,一般不需要产生一种以领导者身份出现的所谓组织犯。将共犯者分为组织犯、实行犯、教唆犯、帮助犯“首先对于一般共犯类型就是不完全适用的,这就是显然多出了一个组织犯的类别”,而在特殊共犯类型中组织犯却是经常有的共犯者类型。
  
  (二)等同说
  持等同说的学者一般把组织犯表述为:在犯罪集团或者聚众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是组织犯。也有观点将其表述为:首要分子也即组织犯,是组织、策划、指挥犯罪的人。具体而言首要分子包括:(1)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或者现在犯罪集团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2)在聚众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根据上述观点,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所谓组织犯不论是从概念的内涵,还是外延上都与刑法第97条规定的首要分子相同,是首要分子的另一种称谓。
  等同说的特点有二:一是把组织犯等同于首要分子,而首要分子是刑法典总则中明确规定的,这样组织犯就在刑法典中有了明确的地位。二是认为组织犯不仅存在于集团犯罪,而且存在于聚众犯罪中。但是,对于组织犯在除了集团犯罪和聚众犯罪之外的其它共同犯罪形式中是否存在,等同说则没有明确。
  (三)一般类型说
  所谓组织犯一般共犯者类型的观点,是指认为组织犯不仅存在于集团犯罪中,在一般共同犯罪中也应当存在,即是把组织犯作为一般共同犯罪和集团犯罪共有的共犯者类型对待。
  持该说的学者把组织犯定义为:组织、指挥他人犯罪的人。这种组织犯的观念与特有类型说和等同说有较大的差异,主要是对于组织犯的存在范围不同。该说的学者认为,组织犯是根据犯罪的分工而确立的一类犯罪人,这类犯罪人的主要特征是不亲自实施刑法分则规定的犯罪的实行行为,而是实施共同犯罪的组织、领导、策划、指挥等非实行行为。实施行为的性质,是确立组织犯的根本标准,而至于共同犯罪是否以有组织的形式实施,则不是确认组织犯是否存在的依据。从外国刑法关于组织犯的定义也可以看出,组织犯不仅存在于犯罪集团中,同时还存在于一般共同犯罪之中。就我国刑法的具体规定来看,在一般共同犯罪中,也是可以存在组织犯的。我国刑法第26条第4款规定:“对于第3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这就是说,主犯中有一种在一般共同犯罪中起组织、指挥作用的类型。这种类型的主犯也就是一般共同犯罪中的组织犯。
  
  三、组织犯概念的重新界定
  
  针对上面所述的三种观点,我们认为,特有类型说将组织犯限定在集团犯罪中,缩小了组织犯的存在范围,是一种狭窄的组织犯概念;等同说将聚众犯罪中的首要分子也看作组织犯,显然违背了我国共同犯罪中的传统理论。因此,相比较而言,我们原则上倾向于一般类型说,但其还有值得完善之处。
  
  1、组织犯不仅仅只存在于集团犯罪中,一般共同犯罪中也应当有其存在空间。
  首先,特有类型说以刑法第26条第1款或第97 条的规定为依据,肯定犯罪集团中的组织犯,这是正确无疑的,但以此为据否认其他共同犯罪形式中组织犯的存在,则是不妥当的。只能说刑法第26条第1款或第97条的规定内涵了组织犯的规定,但这并不意味着组织犯仅仅存在于集团犯罪。
  正如持一般类型说的学者所主张的,组织犯主要特征是不亲自实施刑法分则规定的犯罪的实行行为,而是实施共同犯罪的组织、领导、策划、指挥等非实行行为。实施行为的性质,是确立组织犯的根本标准,而至于共同犯罪是否以有组织的形式实施,则不是确认组织犯是否存在的依据。因此,刑法第26条第4款规定:“对于第3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这种类型的主犯应当就包括了一般共同犯罪中的组织犯。

[1] [2] [3] [4]  下一页

本站关键词:毕业论文此论文来源于 小柯论文网 http://www.bob123.com
 
代写论文,8年品质,包通过包修改